东盟七国加入IPEF 学者:确保区域权力平衡

  

美国总统拜登出访亚洲,落实印太经济框架联盟(IPEF),获得东南亚7国签署加入,学者认为此举是为了更好地确保东南周边地区的权力平衡。

《南华早报》报道,东盟10个成员国中,汶莱、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加入了该组织。其他加入的还包括澳洲、印度、日本、韩国、新西兰,最新的则有南太洋岛国斐济、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梅农(Jayant Menon)表示,东盟多国加入协议,显然热衷于支持美国,在前总统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灾难性决策后,重返太平洋策略。

学者:东盟希望区域力量有制衡

拉惹勒南国际问题研究院的战略与防御研究所副所长陈思诚指出,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后,令中国在亚洲大肆扩张经济版图。

“在这样的背景正,显然亚洲国家将IPEF视为美国在亚洲重新获得立足点的尝试,不仅是在经济上,而且更关键的是在政治上。”

“参加IPEF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即一些亚洲国家更希望在印太地区实现权力和影响力的平衡。”

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饶兆斌表示,东盟七国在IPEF上“先签后谈”并不奇怪,因为其中 没有重大伤害、风险或成本。

“现阶段加入的成本几乎为零,但不加入将有可能被美国视为倾中,并将在未来失去其他机会。由于IPEF是关于经济合作,东盟国家可能认为中国不会有太强烈的反应。”

柬老缅倾中无缘IPEF?

在东盟10国中,柬埔寨、老挝和缅甸没有加入IPEF,梅农指这是基于这些国家的经济地位,正从中央规划向自由市场过渡。

他说,上述3国会发现处理其中涉及的一些贸易规则和标准很困难或成本很高,并补充这也解释3国不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议(CPTPP),或其他标准更高的贸易协定的成员。

亚洲贸易中心执行主任伊尔姆(Deborah Elms)表示,考虑到柬埔寨和老挝作为最不发达国家的地位,两国已经有了进入美国的市场准入优惠,因此将柬老两国排除在IPEF协外很常见。

陈思诚则指出,柬埔寨和老挝的经济非常依赖中国,两国没有明显的必要寻找美国作为依靠,尤其美国对柬埔寨领导人洪森镇压国内反对派的行为,进行了严厉批评。

饶兆斌也直言,上述3国被美国认定倾中,因此不值得在美国主导的倡议中得到“奖励”。

中国和东盟之间的经济关系多年来发展迅速,贸易从1991年的仅90亿美元膨胀到2020年的6850亿美元。去年,中国在东盟的直接投资达到144亿美元。

相关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