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主宰老挝边境小镇兴衰

  

如果想在与中国接壤的老挝北部城镇磨丁(BOTEN)用餐,身上最好带点人民币。

《日经亚洲》报道,磨丁是被中国的 “一带一路”倡议改变的城市之一,人民币现在是其主要贸易货币。甚至公用事业公司,也希望用人民币付款,使老挝货币基普在这个城市几乎过时。

但是,货币并不是该镇唯一的中国特色,当地也迎来越来越多中国人定居,他们希望从“一带一路”的大规模发展项目中获益,该倡议是中国的全球基础设施投资的动力,也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外交政策的核心。

中国投资推动磨丁发展

自从中国的资金开始流入后,磨丁已经改头换面了。当地现在有一组摩天大楼,每座大楼的高度超过100米,这种建筑甚至在老挝首都万象都很少见。

然而,磨丁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并不总是那么融洽。

在2000年代,该镇的赌场业因来自中国的客户而兴旺,但北京很快向老挝施压,要求取缔磨丁的赌场,导致当地的经济停滞多年。

然而,在习近平的 “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老挝铁路于2016年开始建设,而磨丁被选为车站,该镇的命运开始转变。

随着发展的到来,该镇也随之繁荣兴盛。200多家中国公司正计划在该镇的经济特区扩张,这一投资热潮预计将导致当地人口增加。

官员:中国主宰磨丁兴衰

经济特区负责人西丰(Siphone Kongchampa)说,即使没有赌场,该镇也有巨大潜力,该特区预计将扩大到1640公顷,以接纳包括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在内的企业进驻。

他承认,该镇的命运取决于中国的安排,他在某种程度上无奈地认为,投资者的利益将决定磨丁的发展议程。

全长1000公里的中老铁路线于2021年12月开通,从云南省省会昆明开始,穿过老挝到达万象。除了最高时速为160公里的客运列车外,这条线路还提供国际铁路货运服务。

中老铁路未达经济效益,老挝可能因此而负债。(图:微博)

中老铁路未达经济效益

尽管中国对这条铁路线进行了各种宣传,但有迹象表明,该设施的经济效益并没有达到预期。当《日经亚洲》访问位于万象郊区的塔纳林内陆码头(Thanaleng Dry Port)时,这个占地60公顷的设施中,没有看到很多集装箱。

中老铁路货运未达预期背后的主要因素,显然是中国政府的疫情清零政策,其特点是封锁、大规模检测、严格扫描卫生规范和旅行限制。

另一个限制中老铁路线货运服务需求的因素,是收费不透明,这使得经纪人可以强制执行高额费用,让许多货主望而却步。

对于老挝来说,这其中的风险很高。这条铁路线是由老挝国家铁路局和3家中国公司的合资企业建造。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资助了约35亿美元,占59亿美元总建设成本的近60%。

研究:老挝政府僵硬中老铁路负债

老挝政府声称,由于没有提供任何贷款担保,因此政府不会因该项目而产生大量债务。然而,政府不能允许铁路公司破产,因为该国目标要把这条线路作为一个跳板,成为东南亚与中国,和欧洲等主要经济体之间的交通枢纽。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万象办事处的代表山田健一郎表示,老挝政府可能会因为未来不确定事件而负债。这一观点得到了许多观察家的认同。

根据世界银行和其他组织提供的数据,截至2021年底,老挝的公共债务总额,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88%。该国的外债总额估计为104亿美元,其中最大的债主是中国。

中国或囊括中老铁路股权

与其他许多国家一样,老挝的经济也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打击。除了通货膨胀率上升和货币疲软之外,对铁路货物的需求下挫,正在引起人们对这个不发达的东南亚国家债务危机的担忧。

一些分析家预测,老挝政府将被迫出售重要资产,因为该国已经用稀有金属矿的收入,作为铁路业务融资的抵押品。

第一生命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西滨彻(Toru Nishihama)警告,中方可能最终控制中老铁路的全部股权,并补充说该国可能将铁路用在任何目的,包括军事用途。

相关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