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国疫苗的信任危机 东南亚抗拒的背后原因

全球抗疫

  

虽然北京政府已向东南亚国家提供1.9亿剂新冠疫苗,但研究显示,该区域的民众对科兴(Sinovac)和国药(Sinopharm)的印象依旧负面,这当中涉及当地宗教、政治、政府推广乏力、以及疫苗安全性等各种因素。

据《南华早报》报道,该研究是自2020年底以来,由YouGov、Kompas、indicator、Suan Dusit等不同组织以抽样式的民意调查,并针对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民众描绘中国疫苗的看法。

穆斯林担忧非清真

调查显示,虽然上述国家都容易获得这两款中国疫苗,但民众在选择注射疫苗方面,往往都是对中国疫苗存有质疑,特别是穆斯林居多的国家马来西亚和印尼,有关民众都抛出疫苗成份的清真质疑,分别有20.8%和8%不愿接种中国疫苗。

除了中国疫苗外,民众也对其他疫苗有效性、安全性和副作用表示担忧,再加上如印尼政府缺乏传递相关卫生讯息,导致该国民众对病毒的醒觉来得低,间接让中国疫苗不受落。

“举个例子,去年9月共有30名印尼民众参与调查,当中25人声称新冠病毒纯属虚假被炒作,并称其为普通感冒、流感和咳嗽。”

与此同时,一些反疫苗的虚假信息也在网络上不断蔓延开来,即使资深政治人物如大马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更是支持英国反疫苗人士麦克耶顿的主张,声称疫苗的不必要性,加剧民众对疫苗的怀疑。

另外,像是菲律宾及印尼政府在过去对疫苗的管理不善,也造成民众对疫苗失去信心。

如2016年4月,菲律宾为所有9岁儿童接种骨痛热症疫苗Dengvaxia,但一年后却被制造商披露,这可能导致此前未接种该疫苗的人士,在未来更容易感染更严重的骨痛热症引起轩然大波,让民众对之后对政府所安排疫苗的信心度从2015年的93%,下降到2018年的32%。

疫苗有效率遭质疑

疫苗的有效率更是民众关切主因之一。去年7月当新冠疫苗有效性初步数据为95%时,93.3%受访者都声称愿意接种疫苗,但随之数据显示疫苗有效性降至50%后,愿意接种疫苗的人士也降至67%。

与此同时,科兴疫苗的公司也不愿立即公布实验数据也成了绊脚石,新加坡卫生监管机构曾在3月份要求科兴科技提供额外的临床数据,但有关数据直到7月份才提交,随之该疫苗便不被纳入其国家疫苗接种计划内,仅让民众在指定的私人诊所购买。

根据不同机构的临床试验显示,该疫苗的保护率则在50%至90%之间,土耳其一家研究所数据显示为83.5%,印尼一家研究则显示仅略高50%。

据报道,越南和泰国也出现负面情绪,指中国产品为“质量不佳”或“二流”等,导致中国疫苗的负面印象雪上加霜。

而在马来西亚,施打科兴疫苗后出现的死亡病例,在所有“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中占多数。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截至目前大马共有922名完成接种疫苗者在确诊后病逝。其中,接种科兴者就占了710宗(77%)。相对的,完成接种辉瑞者,只发生206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22.3%)。

若单纯比较33宗涉及60岁以下且没慢性疾病的接种后死亡病例,两者的区别则更加鲜明。其中,辉瑞接种者只占3宗(9%);其余30宗(90.9%)宗为科兴接种者,这也因此加剧了民众对接种科兴疫苗的恐惧。

政治倾向导致中国疫苗不受落

另一方面,根据分析人士逖达桑吉(Tita Sanglee)的说辞,泰国总理巴育(Prayuth)倾向于中国势力,但敌对党爱泰党(Pheu Thai)和前进党(Move Forward Party)都对该总理普遍不信任,这间接也加剧接种科兴疫苗的犹豫。

据悉,有关组织更是在7月份的民主街头运动中,要求泰国政府放弃科兴疫苗,转向瑞辉和摩德纳(Moderna)疫苗。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则针对越南为例,指该国家民众是中国在东南亚国家中,信任度赤字最为明显的国家之一。

该研究显示,该国民众对中国存有一定的反华情绪,而非对自身的政府缺乏信心,除非紧急情况下,不然一般上该国民众都是不会对中国疫苗买单。

有鉴于此,中国在疫苗和其他产品制造方面的仍需多倍努力,塑造 “更可靠、更可亲及受尊敬”中国形象,提高海外民众的信心。

尽管如此,该研究所声称,仍有部分人士抗拒信使核糖核酸(mRNA)技术疫苗,倾向于更“成熟”技术的灭活技术疫苗,让中国受落。

与此同时,中国疫苗也对那些常前往中国旅游的人士更为方便,今年3月,中国对外宣布简化已注射中国疫苗人士的签证申请,让有关人士在通关时更为便利。

无论如何,捐赠疫苗也被视为是一场“疫苗外交”,美国副总统贺锦丽8月出访东南亚时,就大力捐赠疫苗,而台湾方面,也研发台产疫苗,被认为是想借此提高国际名声,分上一杯羹。

相关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