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自杀式炸弹客 印尼母亲:他们也是受害者

  

她的儿子,在一场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有关的教堂爆炸案中身亡,身为母亲的温妮·安吉丽娜(Wenny Angelina Hudojo)的心都碎了,但她并不责怪那些引爆炸弹的自杀式袭击者。

“一个母亲怎么能不为失去孩子而感到悲伤呢?我再也不能抱他们了。”

她表示,这些袭击者都是青少年,他们是在执行组织首领“父亲”的命令。

温妮日前接受《南华早报》采访,分享了她儿子遭遇恐袭后的心情。

分析员指称,这种自杀式趋势很可能会重演,因为武装分子看到以家人之名,一起殉难的好处。

2018年5月13日上午,温妮带着两名儿子,11岁的艾文(Vincentius Evan Hudojo)、8岁的伊桑( Nathanael Ethan Hudojo)一起去圣玛丽亚天主教堂。

当他们接近教堂时,两个骑着摩托车的青少年引爆了自制炸弹,这是印尼泗水一系列爆炸中的第一起爆炸案。

一声巨响震动,温妮本能地伸手去抓她的孩子,她发现他们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她自己也受了重伤。她儿子们后来送进医院不治身亡。

“我只有两个孩子,眨眼间他们就离开了我,他们当着我的面被抢走了。”

—— 温妮·安吉丽娜

但温妮说,她在事发三天后原谅了肇事者。

她说,这减轻了她的负担,她希望自己的决定能为她的儿子们进入天堂铺平道路。

“我的儿子们不想我伤心,所以我必须坚强。我非常爱他们,当然他们也爱他们的母亲。”

她还对年轻的自杀袭击者感到遗憾,并认为他们是他们“父亲”意识形态的受害者。

“两名肇事者也是受害者,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不应该成为受害者。他们的父母对他们的遭遇要负起最大的责任。”

如果两名儿子还在世的话,温妮的大孩子艾文今年应该已经15岁了,他将和父母以及弟弟伊桑在印尼泗水的家中庆祝生日。

但在8月29日的这个时刻,人们在他的坟墓前献上了祈祷文和鲜花。

温尼在Instagram上动情地写道:”祝我的天使艾文在天堂生日快乐,和伊桑在天堂永远开心。”

她在自己的账户分享与儿子们的珍贵的回忆,快乐的照片,但同时,她也在重温自己的痛苦。

从小就被培养成自杀式炸弹客

另一边厢,18岁的尤索夫(Yusuf Fadhil)和其他青少年没什么两样,他喜欢在学校玩网络游戏和足球。

与尤索夫关系很好的儿时玩伴,莫查曼(Mochamad Fariz)形容他是一个聪明、开朗的人。

尤索夫和莫查曼俩人在同一天2000年11月25日出生,并在同一所小学和中学就读,惟两者的命运下场不一样。

莫查曼不知道的是,在这位好朋友快乐举止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他的父亲迪塔·厄普利阿尔托(Dita Oepriarto)正在培养他成为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

迪塔是恐怖组织“神权游击队”(JAD)的高级成员,该组织是ISIS在印尼最大的分支组织。

据印尼警方称,他让自己的四个孩子,16岁的尤索夫(Yusuf)、菲尔曼(Firman Halim)、12岁的法迪拉(Fadhila Sari)和9岁的法梅拉(Famela Rizqita)观看自杀式爆炸的视频,包括2015年巴黎恐怖袭击。

在5月13日的袭击中,尤索夫和菲尔曼骑着摩托车前往教堂,然后引爆炸弹,导致自己和其他五人死亡,其中包括温妮的孩子艾文和伊桑。

几分钟后,她们的母亲和两个妹妹在另一个教堂引爆了自己。他们的父亲最后也身亡。迪塔驾着装满炸弹的汽车冲入第三座教堂,教堂爆炸,形成巨大的火球,造成他和另外七人丧生。

不到90分钟,迪塔全家人都在自杀式炸弹中引爆死亡。

莫查曼说:“我很肯定,尤索夫并不想这么做,如果他有的选择,他绝对不会这么做。但他是个非常听话的儿子,从来不会违背父亲的意愿。”

莫查曼补充,尤索夫也憎恨ISIS,对方曾经说过,ISIS是错误的,该组织并不代表伊斯兰教。

尤索夫死后,他朋友们在尤索夫Instagram账户上发现上面满是严肃的照片和叙述,这不禁让人回想当时的尤索夫正经历内心的挣扎。

在一张黄昏时分拍摄的照片中,尤索夫写道:“我不能离开”,而在一张照片上,一只看起来很孤单的小河马,配上了“我什么都没有”的字眼。

尤索夫的Instagram账号非常悲伤,他好像在呼救。

—— 尤索夫的好友 莫查曼

尤索夫并不是唯一一个不想死的人。2018年,他家附近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有人看到他的兄弟菲尔曼在爆炸前不久在一座清真寺哭泣。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