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信息之战 军政府转战社媒攻击对手

  

知情人士披露,缅甸军政府拟将街头镇压行动的手段,转战至社交媒体平台,通过加账户与反缅军政府的对手和媒体“开打”。

缅军方在2月1日政变后,就阻断该国主要的线上社交平台面子书。据知情人士透露,缅军已向数千名士兵分派任务,进行军方普遍所说的“信息战斗”。有关知情人士包括4名来自军方的消息来源。

路透社为此访问了八名知情人士。

报道引述知情人士,指社交媒体运动是军方更广泛宣传行动的一部分,其使命是传播军政府的观点,同时监视持不同政见者,并在网上对被视为叛国者进行攻击。

31岁前陆军上尉尼督达(Nyi Thuta)说:“士兵们被要求创建几个虚假账户,并被给予必须发布的内容片段和谈话要点。他们还监视在线活动,并加入(反政变)在线组织来跟踪他们。”

他说,在叛逃之前,他一直参与军队的宣传工作,为军方领导人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撰写演讲稿。如今, 督达 也帮助军人叛逃,成为人民士兵组织的一员。

军方发言人没有针对社交媒体策略作出回应。今年9月,军方旗下的米亚瓦底电视台(Myawaddy TV)的一位军政府发言人指责媒体们和反对派活跃分子散播有关缅甸局势的“假新闻”。

叛逃的士兵表示,他一直参与军队的宣传工作,为军方领导人敏昂莱撰写演讲稿。图为 军方领导人敏昂莱 。(图:美联社)

八名了解社交媒体运动的人都要求保持匿名,理由是担心遭到报复,但尼图塔(Nyi Thuta)和林泰昂(Lin Htet Aung)上尉除外,他们于今年4月从军队叛逃。

被称为缅甸国防军(Tatmadaw)的军方在镇压街头示威活动的同时,也在线上推广宣传信息。

九个月前,缅甸军方推翻了民选领导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称她的全国民主联盟(NLD)以欺诈手段赢得了2020年11月的选举。国际监督机构“亚洲自由选举网络”(ANFREL)在今年5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投票是公平的。

路透社在2021年对数千条社交媒体帖子的审查发现,大约200名军事人员使用他们在面子书(Facebook)、优管(YouTube)、TikTok、推特(Twitter)和Telegram等平台上的个人账户,定期发布消息或视频,指控选举中存在欺诈,并谴责反政变抗议者是叛徒。

根据面子书旗下的洞察工具Crowdtangle数据显示,在100多起案件中,这些信息或视频在几分钟内被数十个模仿账户复制,还被复制到据称是缅甸名人和运动队粉丝频道的网络群组,以及据称是新闻媒体的网络群组。

这些帖子经常将那些反对军政府的人称为“国家敌人”和“恐怖分子”,并以各种形式表示,对方想要摧毁军队、国家和佛教。

根据评论和四名活跃分子的消息称,许多反对派活跃分子正采用一些类似的方法,创建多重账户,让数十万人组成“推特团队”,并让反军政府标签成为趋势。

路透社发现,上百名军人使用社交媒体账号,定期发布消息和视频,指控选举中存在欺诈,并谴责反政变抗议者是叛徒 。(图:美联社)

据路透社采访的四名研究人员称,尽管这类策略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但它们在缅甸可能特别有影响力。

他们表示,缅甸人通过社交媒体而不是直接从现有新闻媒体获取大部分信息,超过一半的人经常使用面子书。

面子书亚太新兴国家政策总监拉斐尔·弗兰克尔(Rafael Frankel)对路透社表示,面子书“主动”检测到缅甸平台上几乎98%的仇恨言论被删除。

询及有关军方继续使用假账户的问题时,他补充:“我们对缅甸国防军的禁令,以及对不实的虚假行为进行反复干扰,使得人们更难以滥用我们的服务来造成伤害。”

“这是一个高度敌对的问题,我们正在努力调整我们的系统,以适当地大规模执行禁令。”

面子书表示,自2018年以来,面子书已删除数百个与缅甸军方有关的账户和页面。

此前《纽约时报》报道称,军方官员策划煽动针对穆斯林罗兴亚少数民族暴力的虚假页面。

2017年有70万人逃离了缅军的镇压,路透社的一项调查发现,面子书未能监管反罗兴亚仇恨言论。

自2018年以来,面子书已删除数百个与缅甸军方有关的账户和页面。但路透社发现,面子书未能监管反罗兴亚仇恨言论。(图:美联社)

优管表示,已“终止”两个伪装成路透社标记的新闻媒体的亲军方频道,并正在监控“违规”内容,而TikTok则表示,已“积极删除”数千个违反其准则的缅甸账户。

推特表示,它仍对操纵未遂事件保持警惕。Telegram则没有回应。

尼图塔和林泰昂上尉称,这信息作战行动是由缅甸军方的公共关系和信息生产部门(Public Relations and information Production Unit,简称Ka Ka Com)在首都内比都进行,并拥有数百名士兵负责协助。而这中央单位负责协调部署在全国各地地区军事指挥部和部队的数十个较小的社交媒体团队的工作。

林泰昂说,Ka Ka Com会把一个人的信息交给军事情报部,倘若该部门认为他们应该被逮捕或接受地面监视。

尼图塔和林泰昂说,“监督小组”的成员通常有一部分是女兵,她们不被允许担任战斗角色。

自政变以来,缅军对互联网实施一些临时限制,并在2月份禁止使用面子书,但面子书的数据显示,7月份该国仍有2,000万人继续使用该平台。

研究人员称,这数字与1月份的2,800万人相比之下,许多用户是通过使用虚拟专用网(vpn)来绕过禁令。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