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州选看大马政局 时评:国阵重掌”主导”优势

  

马来西亚国民阵线(国阵)周六(20日)在马六甲州选大获全胜,宣布重新执政该州,政治时事评论员认为,国阵已掌握“主导权”优势,增加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与其他政党谈判的“筹码”。

马六甲州选举被视为大马各政党在全国大选的“试水温”之战。在大马政局近年一变再变之下,主要阵营国阵、国民联盟(国盟)及希望联盟(希盟)的动向备受瞩目。

其中,曾经掌握大马政权超过60年的国阵,经历第14届大选痛失政权后,成功在这场州选狂胜,让人关心能否把这股“狂势”延续到全国大选。

至于反对党希盟大败,看似仍不成气候的国盟,接下来要如何盘算,又如何在全国大选力挽狂澜?大马著名时评员许国伟接受《亚视新闻东南亚》专访时,也针对甲州选举成绩剖析大马政坛未来的局势。

马六甲州选在周六落幕,大马选委会公布投票率为65.85%。(图:美联社)

甲州如”实验战场” 巫统有底气

马来西亚选民人口结构中,马来选民占60%以上,华裔占30%,其余比率来自印裔和其他少数民族。大马选举委员会公布,本届马六甲州选投票率为65.85%,共有32万6068人投票。

许国伟指出,马六甲州选有4个选区属于种族集中选区,超过12个混合选区,这些选区选民的分布,是作为全国大选的参考表。

在马六甲地方选区上,巫统是当地的主要强党,其基层党员和政党动员都比其他政党来得强。在上届州选,巫统就在马六甲赢获13州席,是国阵主要政党。

许国伟表示:“巫统要拿回中央主导权,马六甲就是实验战场,巫统知道土团党会分散该党选票,但他们不怕因为他们有底气。”

他分析,马六甲执政门槛需要15席,但巫统并不畏惧且可以尝试。

“巫统会认为,‘我不怕我可以尝试’,因为他们相当有把握,哪怕跟土团硬干,他们有底气在。”

他认为,巫统会获胜主要原因有三,一、底气足;二、基层强大;以及三、资源好,因为巫统掌握中央政府和马六甲执政权。

希盟惨败输在”发展牌”?

至于,最大反对党希盟,因打不出发展牌,无法获得民心因而落败。

许国伟表示,在疫情当前,要重振经济之际,半城乡镇地区的选民都渴望经济发展,在“发展牌”这方面,巫统是占优势的。

除此之外,多年来,在马六甲当地一直有在为选民服务的政党,除了巫统,马华也一直有在选区为民服务。

尤其是现在严格防疫的限制下,许多马六甲选区候选人无法举办讲座会、挨家挨户拜票的情况下,就得看你平时有没有“烧香拜佛”了。

许国伟表示,为何巫统、国阵的底气那么强,包括能赢得马来选票?这得归功于该党平常有在选区走动服务,不然试问这次的马六甲候选人,选民能认得几人?

国盟收获”情绪票”

另外,在国盟方面,许国伟说,国盟之前虽然是执政党,但党基础毕竟不够巫统强,这可从国盟这次州选派出很多新人上阵可见一二,而且国盟候选人竞选的肖像不是候选人本身,而多数采用国盟主席慕尤丁肖像。

他说,上届在希盟的土团党在马六甲赢得2席,这次同样赢2席,而且还是在巫统的堡垒区,这证明慕尤丁的形象还是奏效的。

他分析称,这主要是因为一些马来选民还是讨厌巫统,因此把票给了国盟,另一些是游离选民,他们即不喜欢巫统,也不喜欢希盟,因此把选票给了国盟。

收取“情绪票”是国盟获胜的原因。

许国伟认为,巫统已知道该党不能一次过消灭土团党,或会想趁土团党尚未强大前,先提前全国大选,这是巫统要冒的风险。(图:美联社)

巫统、伊党与土团怎么斗?

许国伟认为,巫统已知道该党不能一次过消灭土团党,或会想趁土团党尚未强大前,先提前全国大选,这是巫统要冒的风险。

其次,是跟土团党好好商谈,巫统知道土团党“无法吃太多”议席,应该会让出一些议席给土团党,但条件是土团党不能跟巫统“争老大”。

至于在马六甲吞蛋的伊斯兰党,许国伟认为,虽然伊党因巫统强大而被限制,但若从选票来分析的话,伊党这届的选票竟然比上届选票来得更高。

他举例,例如在武吉加地(Bukit Katil),上届伊党候选人慕哈马(Muhamat Puhat)仅获得2237(9%)选票,但这届选举,在同一个选区,伊党候选人阿阿菲兹(Muhammad Al Afiz Yahya)赢得3715(22.7%)选票。

“在马六甲投票率比上届低的情况下,伊党竟然能在同一个选区赢得比上届更多的选票,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表示,伊党从头到尾的目标“不一定要胜”,并且瞄准甲州前首长阿德里的选区。

“伊党只是要证明,‘我手上有选票你要找我谈判’,而伊党已经证明了他们手上是有选票的。”

他说,伊党手上的选票就是跟其他政党谈判的筹码。

他认为,对于下届全国大选,就算巫统不能跟伊党合作,但在伊党强州如东海岸登嘉楼和吉兰丹,巫统可以选择不要硬碰硬,若谈妥后,巫统可以抽调更多资源来专打土团党或希盟。

他表示,在大选上,纵然巫统和伊党是传统的敌人,但既然巫统消灭不了伊党,这“传统敌人”也不用“打死”,可以选择“有限度”的合作方式。

至于,国阵盟友国大党和马华,许国伟认为,巫统会沿用马六甲州选的模式,并且会从马华手上拿出一些选区上阵。

在国盟方面,许国伟认为国盟土团党会跟巫统磋商,并且需要解决伊党不确定因素及非马来选票的问题。

他说:“事实上,土团党马来选票有但不够伊党多,国盟完全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吸收非马来选票。”

希盟失算 行动党会单飞?

希盟在这次州选中惨败,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马来选票的支持?(图:美联社)

反之,他指出,希盟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马来选票的支持。

谈及希盟要如何争取马来选票,许国伟表示这仍是未知数,原本希盟主席安华想通过从巫统拉拢过来的人来拉马来选票,但此举已失算,而诚信党以攻击伊党为战略,不仅造成两败俱伤,还拖累希盟。

针对希盟盟友行动党,来届全国大选是否可以“单飞”单打的问题,许国伟认为行动党要单飞绝对没问题。

他指出,行动党在1999年全国大选失去华人支持后于2001年退出替阵(BA),在2004年全国大选成绩比1999年来得更好,因此行动党要单飞绝对可以。

“但行动党要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该党没办法再做政府。”

目前,希盟政府掌有雪兰莪州和森美兰州的执政权。倘若行动党不单飞,他认为,行动党仍会在策略上与公正党和诚信党闹矛盾。

来届大选风向标:避不开三角战

此外,针对来届全国大选的风向,许国伟认为,国阵掌握主导的选择权,国阵能从这次马六甲选举中计算得失,包括未来是否选择跟伊党或国盟合作。

至于全国大选是否会上演三角战或多角战,他表示这是肯定的,关键在于国阵和国盟的全面对打的局面会不会出现?

他举例,例如在慕尤丁的巴莪国席,若巫统和土团党是“有限度”的合作,巫统或派出一个“能让你轻易过关”的小兵小卒。至于国盟其他重量级领袖慕斯达法在吉兰丹日里的国席及韩沙再努丁的霹雳拉律选区,情况也会雷同。

他认为,如果巫统和土团党不能合并,那“有限度”合作是可以的。

六甲州选成绩:

国阵周六(20日)在马六甲州选中赢下21席,以四分之三(75%)多数议席的绝对优势重掌甲州。(图:亚视新闻东南亚制图)

国阵周六(20日)在马六甲州选中赢下21席,以四分之三(75%)多数议席的绝对优势重掌甲州

国阵赢得21席,在州议会掌握逾三分二优势。希盟则仅得5席,而国盟则是2席。甲州议会共有28席,执政门槛为15席,若赢得19席则掌握三分二优势。

就个别政党而言,共有三个政党全军覆没,即公正党、伊党与民政党捧蛋而归。至少有3名候选人在本届州选失去按柜金,分别是:公正党的丹绒比达拉候选人再纳哈山、民政党的怡力候选人曾明望与哥打拉沙马那候选人冯凯琳

其中马华得到零的突破,攻下2席,行动党则丢失4席。

行动党3名原州议员守土成功,分别是刘志俍(哥打拉沙马那)、郭子毅(爱极乐)、谢守钦(格西当);新人林朝雁成功守住堡垒怡力。

另3名原任州议员守土失败,即沙米纳登(牙力)和杨胜利(鲁容);转战望万的原任怡力州议员兼甲州主席郑国球亦败选,得票甚至排名第三。

相关新闻:

+1
8
+1
0
+1
2
+1
1
+1
0
+1
4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