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漲價潮”未到盡頭 商家:物價還會飆升

  

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的2021年,大馬在最後⼀季進⼊國家復蘇計劃第四階段,社會經濟活動才開始恢復。然⽽就在⼈們期望重新開放可以給生活帶來好的改變時,卻⾯對物價暴漲的問題,使得中低收入群體經濟負擔加重,大馬民眾也因此怨聲載道。

衣食住行四大領域,消費品的價格,幾乎全面漲價,而且一漲就超過100% 。生活難過,看着⼿上僅剩不多的現⾦,不只小老百姓叫苦連天,就連商家也只能無奈感嘆,接下來的生活要怎樣過下去。

未達頂峰 菜價還會再漲

在所有漲價的糧食中,蔬菜漲幅最驚人,不過吉隆坡蔬菜批發商公會會長黃敬發表示,蔬菜價格還沒來到頂峰,未來菜價還會持續上漲。

根據大馬檳城消費⼈協會(CAP)早前在官方面子書發⽂指出,⼤幅度漲價的蔬菜共有 8 種,其中⻄蘭花漲幅大,價格從原本的每公斤 RM8 漲⾄ RM20,漲幅達 150%!

⽩菜花也從每公⽄ RM7 飆漲到 RM16,漲幅 100%,⽽最誇張的是小白菜價格直接翻 3 倍,從原先每公斤RM3 上漲到 RM9,漲幅達 200%!

對此,黃敬發在接受《亞視新聞東南亞》特別訪問時就澄清,本地蔬菜雖漲價,但不至於暴漲 200%。

“漲200%的是進口蔬菜,本地蔬菜漲幅介於50%-100%,將近80%蔬菜價格都調漲,其中葉菜類蔬菜漲幅最大。”

黃敬髮指出,菜價喊漲由多個因素組合而成,其一是年底雨季菜類失收、第二是勞工短缺,沒人耕田種菜。在產量減少的情況下,民眾在國家解封后對基本必需品需求量劇增,肯定會進一步推高菜價。

他說,現在批發商面對的最大問題是,蔬菜供應短缺,“很多菜都買不到,要買都沒有得買,我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

雖然往年雨季都會面對蔬菜等農產品供應短缺的問題,但黃敬發說,今年在多重因素綜合下,情況更加糟糕,也因此,他認為菜價還會持續飆漲,而在迫不得已之下,批發商也只能調高蔬菜售價賣給菜商和消費者。不過他強調,批發商絕對不會為了謀取暴利,而刻意以“天價”出售蔬菜。

“如果價格調到太高,菜商或餐廳可能會轉向和其他批發商購買,或者寧願不買,舉個例子,他向我們買的菜已經貴了,每公斤是7令吉,可是因為其中一些蔬菜不耐放,買回去後就壞掉了,所以剩下的蔬菜,他沒有辦法一定要賣更貴,每公斤賣到12令吉,這個價格肯定沒有消費者要買,要不然他們就便宜賣自行承擔虧損,要不然就直接不進貨。”

吁政府正視菜園人手短缺問題

根據報道,農產品漲價另一因素也是肥料和農藥價格上漲所致,大馬首相依斯邁沙比里早前就宣布撥款2億6200萬令吉,協助農民負擔肥料和農藥價格上漲問題,更放話農民沒理由再提高農產品價格了。究竟政府的補貼能不能成功抑制菜價上漲?

黃敬發就直言,政府的津貼固然能減輕農民的運營成本負擔,可是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在於菜園人手不足。

“政府補貼了肥料和農藥上漲的成本,可是如果人力依然不足,蔬菜產量少,供應持續不足,蔬價還是無法降下來。”

他認為,在⾬量漸漸減少天⽓有所轉變下,蔬菜失收的問題將能獲得改善,可是若勞力短缺問題不解決,產量供應不穩定,蔬菜價格難以回穩,⺠眾農曆新年吃貴菜的情況將沒有辦法避免。

因此,黃敬發呼籲政府正視菜農面對工人短缺問題。

大馬政府自2018年起凍結聘請外勞,疫情期間也禁止引進外勞,造成種植業和建築業嚴重欠缺人手。如今經濟解封復業後,各行業競相抬高薪資爭聘外勞。黃敬發說, 即使菜農將月薪提高至2500令吉,仍然難以聘請勞工。

在勞工短缺進而導致物價上漲後,大馬人力資源部長沙拉瓦南指出,政府已批准種植業引進外勞,但還是要胥視疫情,尤其如今出現奧米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同時要確保標準作業程序受到遵守,加上有些國家偽造假的疫苗證書,因此必須嚴謹監督。

食材太貴以其他材料替代

物價上漲問題環環相扣,農民或生產商產量減少,來到批發商,因為貨源短缺不得已必須調漲糧食售價,下游的商家和消費者將直接受到影響。

書籤咖啡負責人李惠君就表示,她已經面對食材缺貨的問題,特別是蔬菜、雞肉和包裝食品嚴重缺貨,供應商甚至已向她“預告”,下個月雞肉和豬肉等食材售價將調漲,至於具體會漲多少則不得而知。

不過她說,她將持續觀察,暫時不會“貴買貴賣”,自己會先吸納上漲成本,若食材真的“漲太凶”,則會考慮以其他材料替代。

推優惠配套平衡貴和便宜食材

若可以負擔,商家都想不把食材上漲成本轉架消費者,可是今年的情況是,原材料漲幅太⼤。在接受《亞視新聞東南亞》訪問時,超級無聊俱樂部(Super Boring Club)韓日式燒烤店業者姚永強就透露,店內主要食材 – 牛肉價格漲了15%至40%,是史上漲幅最大的一次。

“成本大大提高了,若可以都盡量自己扛著上漲的成本,不隨便漲價,不然顧客也會以為,我們是胡亂漲價,要彌補MCO期間無法開業蒙受的虧損,可是如果物價一直持續不斷上漲,我們在明年新年期間也會調漲食物售價。”

姚永強說,他一般上每半年就會調整一次餐牌,而明年將會是餐牌和食物售價一起調整,預測將調漲5%至10%,並且不排除將推出優惠配套,裡面涵蓋貴和便宜的食材,平衡燒烤店成本之餘,也不讓顧客有太沉重的負擔。

馬來西亞各大城市逐步開放,民眾也逐漸恢復消費購物能力,但卻碰上了百物漲價。(美聯社檔案圖)

物價漲薪水不漲 難以生活

他也提到,隨著現在物價暴漲,他也給自己的員工起了薪水。

“萬物漲價,薪水不漲,他們生活也很困難。雖然加薪將加重我們店內的運營成本,但如果不加薪,員工要怎麼生活?”

目前大馬的最低月薪是1200令吉,姚永強希望,政府能調高最低月薪,幫助民眾度過難關,否則人民特別是低收入群體面對沉重的生活壓力,買不起必需品,店家做不了生意,商品或食品賣不出去,這將是個惡性循環。

物價上漲成“國家危機” 

大馬在野黨領袖安華早前形容,大馬國內物品價格上漲問題已經成為“國家危機”,反對黨之一的誠信黨支持者更於上周,在全馬14個地點包括吉隆坡SOGO購物廣場附近進行快閃活動,以抗議物價高漲。

不過,大馬國內貿易與消費事務部已承諾,將通過特定機制,確保將基本必需品如麵包、蔬菜、雞蛋、肉雞、食油的價格穩定下來,並已擬定提供財政援助的政策,在生產商和批發商階段吸納上漲成本,且將展開全國突擊行動,防止商家牟利,多管齊下穩定物價。

相關新聞:

+1
0
+1
0
+1
1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會員以獲取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