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前首相馬哈迪再推自傳 新書“爆點”有哪些?

  

現齡96歲高齡的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再推出新書回憶錄,名為《捕捉希望:為新馬來西亞繼續奮鬥》(Capturing Hope: The Struggle Continues For A New Malaysia),該新書將於12月12日在全國書店上架。

一向直言不諱的馬哈迪,這次的新書內容再次“連環爆”,重點爆料會有哪些呢?先來看馬哈迪在周二(7日)的線上新書推介禮怎麼說?

1. 馬哈迪:有人想看我入獄!

馬哈迪揭露,有人希望看到他入獄,但是他們無法證明他涉及貪污。

《透視大馬》報道,馬哈迪表示,他經常被指控貪污,但他不曾要錢。

“他們指控我貪污,但是要拿出證據。他們想要我入獄,但是他們無法。”

馬哈迪稱:“我不在乎錢,我在乎的是結果。”

2. 若再任相 首要任務讓大馬擺脫盜賊

也是浮羅交怡國會議員的馬哈迪表示,若有機會再次擔任首相,他的首要任務是讓大馬擺脫盜賊。

“我會努力建立一個好的政府。大馬有好與壞的經歷,但現在它被稱為‘盜賊’統治。我們必須擺脫盜賊,領袖不能貪污。”

馬哈迪也是鬥士黨主席。他說,該黨暫時無意和其他反對黨組成聯盟,但願與各方商討。

“我們受到人民的歡迎,如果選錯了人,我們會失去支持。”

馬哈迪是大馬任期最長的首相,共擔任22年的首相。2018年,他捲土重來,與希盟合作推翻前首相納吉。

他在2018年二度任相,之後因為喜來登行動(Sheraton Move),導致他執政的希盟政府垮台辭職。

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再推出新書回憶錄,名為《捕捉希望:為新馬來西亞繼續奮鬥》。(圖:MPH官網)

3. 轟官場貪污腐敗 “付10萬才能見部長”

馬哈迪指稱,大馬貪污風氣泛濫,就連要求見部長,都必須付10萬令吉方能見面。

他表示,這種貪污情況令投資者都不敢來大馬投資,寧可去東南亞其他國家投資,都不要來大馬。

他認為,第15屆全國大選是大馬史上最關鍵的選舉,因為它將決定大馬是否走向貪污。

“倘若這次大選被貪污的人贏了,基本上你能預見未來幾屆大選,都會是貪污政府的天下,因為選舉過程會有貪污現象。”

4. 大選應禁選民帶電話進投票中心

馬哈迪認為,大馬已經重現“貪污政治”,如今選舉都可以用錢買選票,因此他建議,未來應該禁止選民攜帶電話進入投票中心。

他指稱,在選舉期間,一些政黨們會提供“內有錢坤”的食物,並稱,過去發生載送選民前往投票中心投票時,以100令吉至200令吉不等的賄金賄賂選民選票。

馬哈迪說,未來不應該允許選民攜帶電話進入投票中心,因為選民可以拍下照片,展示他們投票給誰。

他說,用錢去買選票這種貪污的行為,對生活艱難的窮人是難以抵抗的誘惑,就算只給100令吉也已足夠。

馬哈迪認為,如今的選舉都可以用錢買選票,因此他建議未來應禁止選民攜帶電話進入投票中心。(圖:美聯社)

5.大馬要建就建長途高鐵

馬哈迪認為,如果大馬要建造高鐵,就必須確保那是一條長途的高速鐵路,因為短途高鐵能節省的時間有限;不過目前大馬仍不需要建造高鐵。

他表示,建高鐵須考慮到國家的需要,大馬人較常開車,很少使用鐵路。

他認為,如果要建就必須是長途的高速鐵路,例如從新加坡至檳城、新加坡至吉打或新加坡至馬泰邊界,但目前大馬無法負擔,也不需要高鐵。

他也提及取消隆新高鐵的計劃,因為大馬沒錢負擔這花費高昂的龐大計劃。

6.不點名炮轟前財長林冠英政治秘書潘儉偉被華商投訴

馬哈迪繼續以“不點名”方式,炮轟前財長林冠英的政治秘書潘儉偉,指就是因為有“這個人”,才令許多商人對當時的希盟政府反感,認為希盟政府並沒同情他們的遭遇。

他指,政治秘書是他執政時代的“產物”,因為當年有部長抱怨工作量太多,無暇兼顧黨務和選區,故而需要助理來幫助了解人民的心聲,以及在民間收集政治情報。

“政治秘書的態度彷彿以為自己是部長。召集政府部門的官員開會,還給人發出各種指示。這不是政治秘書的任務。”

他說,政治秘書的任務就是負責民間政治的工作,告知部長人民如何評價,而非執行政府的政策。

儘管行動黨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已承認他就是那名顧問,但馬哈迪今日仍沒有指名道姓。

馬哈迪指他只是提出一個Mulia集團的例子,實際上,很多人都不滿潘儉偉,他形容為罄竹難書。

他指潘氏指的敦拉薩國際貿易中心計劃(TRX)的詳情都對,但政府不能威脅企業家,這會導致許多企業不支持政府,甚至嚇跑投資者。

潘儉偉今天(7日)發表文告,駁斥了前首相馬哈迪醫生,指責前財長林冠英“信任的顧問”不經授權干預政府事務,並威脅一個面對財務問題的房地產開發商,為完全不實的指控。

馬哈迪繼續以“不點名”方式,炮轟前財長林冠英在擔任財長時,對前首相納吉留下的計劃抱有怨念。(圖:林冠英官方面子書)

7.林冠英抱怨納吉政府計劃

在《光華日報》報道中,馬哈迪也指林冠英擔任財長時,對前首相納吉留下的計劃,有許多怨懟。

“但我們要小心處理,不能因此而廢除合約,這不但不能懲罰納吉,它只會懲罰發展商,還有他們屬下的承包商、員工等。”

他稱,一些企業因畏懼納吉政府不給他們承包計劃,而無奈賄賂政府。

他也大方坦言,他是親企業家一方,因為企業家才能創造職業、生產,甚至推動出口。

相關新聞:

+1
1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會員以獲取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