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来西亚拒绝上海合作组织?

  

自从前苏联主导的华沙公约自我解散后,全球集体安全组织就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NATO)为独尊。由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成为了硕果仅存与北约对抗的集体安全组织,但气势比华沙公约差了太多。

所谓集体安全是指,一旦某个集体安全组织的成员受到非成员国的攻击,即可被视为整个组织受到攻击,因此遭受攻击的成员国可引用防御互助条款,要求所有成员国一起反击攻击者。一旦防御互助条款启动后,其他成员国就有义务协助遭受攻击的成员国,一起向侵略者宣战。

北约就是样板集体安全组织,任何一个国家攻击北约成员国,将遭受北约全部成员国的反击。随着华沙公约解散后,失去头号敌人的北约本应跟着式微,但近代以来北约却反其道而行,其吸纳了更多的成员国,且其关注的安全事务已超出北美和欧洲。

一方面,加入北约固然会得到安全的保障,而且是核子保护伞,另一方面,加入军事盟约需要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上与组织协调一致,甚至在必要时候牺牲本身利益来成就组织。意思是你是入赘了该组织。

加入任何一个集体安全组织,是一国针对战略和国家利益的得失的决定。

自从前苏联主导的华沙公约自我解散后,全球集体安全组织就以北约为独尊。(图:北约官网)

上海合作组织概览

相对于需要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作出调整以迎合组织规章要求的集体安全组织,当代兴起了另一种安全组织,即于2001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上合)。

上合是一个区域性安全组织,但不以集体安全为行事原则。其以反恐、反分裂和反极端主义为主,并设立了一个常设地区反恐怖机构,各成员国之间进行反恐情报分享,定期举行反恐军事演习,同时中国和俄罗斯是上合的主导国。

目前,除了中国和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也是成员国。该组织涵盖了欧洲、中亚、南亚和东亚大陆的军事强国,有四个拥有核武器国家、超过30亿人口,有两个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

一枚硬币有两面。上合的军事实力不容小觑,但其被西方世界标签为反西方集团和不自由国家俱乐部,导致西方国家或寻求西方支持的国家对上合保持距离。同时,上合的决策程序迟缓,成员国之间各有矛盾,例如印度和巴基斯坦是世仇,中国与印度存有边界争端,俄罗斯顾虑被中国主导等等,均导致了上合在国际问题无法发挥有效作用。

例如阿富汗窝藏恐怖组织本应是上合有所发挥的国际问题,惟上合因内部矛盾的因素,譬如印度在阿富汗问题采取了亲西方立场,与中俄主张相悖,以及塔吉克斯坦存有反塔利班情绪,导致上合无法在阿富汗问题采取一致的行动。

目前,“上海合作组织-阿富汗联络组”仅是一个论坛性质的机制,迄今仍未有任何具体联合行动。相比上合整个组织,个别成员国在阿富汗问题发挥的作用更大。

2001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今年迎来了第20周年。(图:上海合作组织面子书)

马来西亚拒绝上合

上合有本身的优势和劣势,这些都是可观察到的,一些国家选择成为观察员国,另一些则选择成为对话国。

若成为观察员国,即可应邀上合元首理事会和政府首脑理事会的公开会议,有权列席外长理事会和各部门领导人的公开会议,但无表决权。目前观察员国计有阿富汗、白俄罗斯、蒙古和伊朗。

若成为对话伙伴,既有权利参与备忘录中规定的合作领域的上合成员国部门领导人会议,与上合开展合作相关的学术和专家会议,但无表决权。目前对话伙伴计有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尼泊尔、土耳其、斯里兰卡、埃及、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以及柬埔寨。

既然做为东盟成员国的柬埔寨已成为上合对话伙伴,那马来西亚会否参与上合?

2021年11月16日,外交部长赛夫丁在下议院回答陈泓缣议员提问时说,马来西亚无意加入上合,抑或成为上合的对话伙伴。

“马来西亚与上合的成员国、对话伙伴和观察国均拥有非常良好的关系。马来西亚可透过各种区域或国际论坛与所有与上合有关的国家展开关于政治、经济和安全合作的互动。”

赛夫丁解释,在决定是否要加入一个国际组织时,马来西亚会考虑地理位置、务实利益和国家战略等因素。马来西亚也会考虑本国是否有能力履行承诺,且考虑相关区域或国际组织的宗旨有否符合本国当代和前景要求。

大马外交部长赛夫丁在国会上表示,马来西亚无意加入上合,抑或成为上合的对话伙伴。(图:赛夫丁面子书)

对冲战略

对赛夫丁给出的拒绝理由进行反读就可得出马来西亚的考量。首先,马来西亚认为上合涵盖的地理地区,不是马来西亚所关注的。第二,加入上合或成为对话伙伴不会带来务实利益,乃至不符合国家战略。第三,上合组织的宗旨可能符合了本国的要求,但马来西亚无能力履行承诺。

其实,除了地理、务实利益和国家战略之外,赛夫丁没有明言的是,加入上合或成为对话伙伴,极大可能会被西方阵营标签为亲中俄,倒向了不自由国家俱乐部。一旦被西方阵营贴上这个标签,将影响马来西亚以后寻求西方援助的困难度,乃至会被宣传为破坏了本国一直强调的中立和对冲战略。

马来西亚是东盟中最强调中立的国家,因为是马来西亚于1971年提出《和平、中立和自由区》构想,并成为了东盟行事原则之一。如果马来西亚倒向中俄,岂不是破坏了本国先辈提出和实践的《和平、中立和自由区》?

除了维持中立之外,马来西亚也贯彻对冲战略。在联盟政治中有三种结盟形式,一是制衡(Balance of Power),二是追随(Bandwagon),三是对冲(Hedging)。

做为一个小国,马来西亚自知无能力去制衡大国,且引入其他大国来制衡一个大国需要高超的外交艺术和实力,也充满各种失控风险,故制衡向来不是其选择。追随任何一个大国也不是寻求独立自主的马来西亚的选择。因此,马来西亚选择了对冲战略,对所有大国押注和保持友好。

作为小国,大马自知无法与大国抗衡,因此大马是东盟中最强调中立的国家。(图:美联社档案图)

大马拒绝了上合之后?

尽管拒绝了上合,但赛夫丁也有说,马来西亚有许多管道与上合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沟通和磋商。

上合被标签为反西方,但不是全部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被标签为反西方。换言之,马来西亚拒绝的是上合,不是上合成员国,这很明显是出于对冲战略的考量。

这也反映了马来西亚寻求在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以及以中俄为首的上合阵营保持一个平衡的立场,不想被标签为偏颇任何一方。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