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國行行長:馬幣貶值受中國封城影響

  

大馬國家銀行行長諾珊希亞說,馬幣貶值的原因之一是受到中國近期封控的影響,人們因此對中國經濟放緩感到擔憂,不過馬幣貶值的情況仍受控。

“中國作為最大貿易夥伴的地位,這種發展(封城)對馬來西亞造成一定的影響,這也解釋了最近令吉兌區域貨幣的相對變動,因為與其他區域國家相比,馬來西亞與中國有着密切的貿易關係。”

馬新社報道,諾珊希亞接受訪問時表示,2022年馬幣兌美元和新幣分別貶值4.4%和2.4%,主要是受外部因素推動。

“首先,由於強勁增長和勞動力市場狀況的推動,預計美聯儲將更積極地加息以控制美國3月份的8.5%高通脹,美元兌大多數主要和地區貨幣都將上漲。”

“這也導致全球投資組合經理重新分配他們對美國高收益資產的投資。”

多國皆受影響

她指出,不僅是馬幣,日元兌美元也下跌了10.4%,英鏡下跌7.3%,韓元下跌6.0%,泰銖下跌2.7%。

諾珊希亞表示,隨着新加坡的通貨膨脹在3月份達到了5.4%的峰值,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收緊了貨幣政策。

她說,美元被認為是一種更安全的貨幣,而投資者對烏克蘭衝突的擔憂以及全球增長勢頭疲軟的跡象,也導致對美元計價資產的需求增加。

大馬國行行長諾珊希亞表示,並非只有馬幣出現貶值的情況。(圖:互聯網)

不過,諾珊希亞認為,馬幣貶值的情況仍是可控的。

“因為我們的出口多元化體現在強勁的出口表現上(2022年3月,同比增長25.4%),目前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上漲以及對我們外匯收入的積極影響,也將有助於抵消其他外部因素帶來的下行壓力。”

她解釋,由於大馬是一個非常開放的經濟體,無論大馬的主要貿易夥伴經歷什麼情況,也會對大馬造成影響,因此當全球形勢不利時,令吉皆會出現貶值的情況。

大馬不會出現惡性通脹

諾珊希亞坦言,隨着令吉貶值,進口商品將變得更加昂貴,因此預料會造成物品價格上漲。

不過,她強調,大馬不會因此出現惡性通貨膨脹,因為政府正落實各項政策,以幫助減輕通脹壓力。

“其中之一是自2021年起實施的燃料價格上限,在匯率和原油價格波動的情況下保持價格穩定。”

“此外,政府實施的短期措施,包括對新鮮雞肉和食用油等基本必需品的價格控制,減輕了成本壓力。”

諾珊希亞指出,大馬政府正在採取各項措施,避免出現惡性通脹的情況。(圖:示意圖/pixabay)

馬幣貶值不會對外債造成負面影響

諾珊希亞澄清,馬幣貶值預計不會對大馬的外債造成負面影響。

她指出,令吉的價值由市場決定,這意味着大馬的貨幣匯率是基於外匯市場的供求關係,可以根據馬來西亞和國外的經濟和金融發展進行調整。

她認為,這種靈活性非常重要,促使大馬經濟能夠適應不斷變化的條件,緩衝大馬經濟免受全球經濟衝擊帶來的不利影響。

諾珊希亞舉例說明, 2015年全球油價下跌了約50%時,令吉也貶值了約19%。

自2007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令吉經歷了雙向波動,升值和貶值。

“剔除重大危機時期,大馬經濟錄得約5.4%的穩定增長,通脹率介於1.5%至2.5%之間,平均失業率為3.2%。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令吉在經濟中發揮重要穩定作用的意思,令吉可以貶值和升值,但重要的是收入和就業繼續增長,通脹壓力可以得到控制。”

諾珊希亞日前表示,對於因供應鏈緊張而造成的通貨膨脹,收緊貨幣政策的效果有限,即便大馬3月份的通膨率達到5年新高。(圖:示意圖/pixabay)

下月會議將討論貨幣政策

諾珊希亞表示,國行貨幣政策的任何變化,將基於最新的發展如何影響國內通脹和增長前景的評估,而這將在5月10日至11日的貨幣政策會議上討論。

她指出,影響令吉匯率走低的因素有很多,而國行決定將隔夜政策利率(OPR)長期保持在1.75%只是其中之一。

諾珊希亞說,美元上漲是因為投資者預期美聯儲會提高利率,從而重新平衡美元資產,但馬來西亞的情況則不同。

此久,諾珊希亞表示,雖然國行並沒有給令吉定下任何匯率水平目標,但他們的職責是確保匯率的有序變動,也就是說,目前令吉的匯率並沒有出現劇烈或極端的變化。

而對於令吉匯率走低的情況,她表示該行將持續管理因國內外局勢發展而帶來的風險。

相關新聞: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會員以獲取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