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和“重返亚洲”战略:山姆大叔回来所为何事?

  

美国总统拜登上个月比较忙。他在5月12日在华盛顿与东盟10国开启为期两天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会后发表的《共同愿景声明》,其中达到一个协议:将美国-东盟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及任命一名驻东盟大使。上一次的美国-东盟峰会是在2016年举行,而美国驻东盟大使职自2017年就悬空。

接着下来,他在5月下旬展开了就职美国总统后的首趟亚洲行,访问其盟友韩国和日本,期间也参加了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峰会的其中一个重点是美国推动“印太经济架构”((IPEF)。

有评论者将拜登的亚洲行视为评估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政策方向和效果的重要里程碑。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政府,印太地区对美国的昌盛与安全都极其重要。

在“印太地区”这个概念被美国重点推销之前的过去几十年,常听到的却是“亚太地区”。就地理而言,“印太”概念所涵盖的范围比“亚太”大,因为它包括非洲大陆印度洋的国家。

就策略而言,却是要突出印度,有抗衡中国的意味。看来,有关濒临印度洋的非洲国家,不是美国昌盛与安全的关键。某些学者甚至说,拜登与东盟国家领袖开峰会和其亚洲之行,显示拜登要重启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洲”战略。

不管是亚太战略还是“重返亚洲”战略,都突出是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亚洲国家对美国比起以前更重要。

911事件后 美国忽略亚洲?

美国可能在某方面忽略亚洲,但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亚洲。其中一个美国忽略的重要因素,可能就是2001年12月11日,美国在受到911恐袭事件举国哀悼之时,让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第143个成员。

在911事件后,美国几乎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而中国10多年时间,借世贸组织通过协议与谈判的手段降低关税和减少其他贸易壁垒,慢慢地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资吸收国。对外直接投资也从全球第二十六位上升到第一位,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接近30%。

因此,亚洲近十年来受到日渐关注,与中国日渐强大,对区域甚至于世界的影响也越广,相对而言日本因为经济发展势头放缓,其影响力也跟着走下坡,无法再扮演其在亚洲的“马前卒”的吃重角色不无关系。

让中国加入世贸,是美国的“战略失误”—现在看来是对美国影响深远的失误。

因此,美国的亚太或者“重返亚洲”战略,最明显的信息是:哈罗,山姆大叔回来了,但是要在亚太地区挑战中国,还要克服许多阻碍—而这些是更加棘手的障碍。

亚洲国家期望中美和谐

对山姆大叔“重返”,亚洲许多国家是欢迎的。在现实世界里,欢迎还是有条件的。这些国家期望的不是个“怪大叔”,更不是个搞事的大叔。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从中获得从经济贸易中得到利益等,不是美国以“人权自由民主”或者“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就可让许多亚洲国家放弃的。除非,当然是中国成为恶邻居。一句话,它们要考量的因素并不完全与美国契合。

因此,亚洲国家对“印太经济架构”倡议(“四方安全对话”)反应冷淡、美国-东盟峰会擦不出火花,新冠疫情的冲击固然是个重要因素,但是美国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展开的“特别行动”的反应(包括制裁、制造假消息以及俄乌战争几乎成了美国代理战等等),更让亚洲国家越感到美国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