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欢迎真诚的美国回来

中美关系

  

自从经历过特朗普政府藐视东南亚的对待后,现在东南亚各国欢迎美国拜登政府重新重视和返回东南亚的政策,而问题在于美国的返回东南亚政策能否持续下去。

美国是东南亚各国和东盟的重要伙伴国。无论是什么样政治体制的东南亚国家,是共产体制也好,是军政府也好,是君主封建国家也好,还是民主国家也好,各国均有相同的发展目标,即追上欧美日发达国家的生活和工业发展水平,以及实现国家现代化。在此基础上,无论是在科技、贸易和能力建设方面,美国的援助一直在推动着东南亚各国走向现代化的发展。

后冷战时期与东盟关系跃进

在冷战时代,美国重点扶助了新加坡、泰国和菲律宾的发展,然后在中南半岛展开军事行动压制共产主义的传播,这里有泾渭分明的扶助和压制政策。

在后冷战时代,美国实现了与越南、柬埔寨、寮国和缅甸的和解,其与传统伙伴国家如新加坡和泰国,还有盟国——菲律宾的关系获得维持,同时与马来西亚、印尼和文莱的关系获得加强。简单来说,在后冷战时代的美国与所有东盟成员国的关系获得长足发展,美国被视为建设性伙伴国。

特朗普藐视东盟 拜登盼扭转劣势

然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就颠覆了美国是建设性伙伴国的属性。特朗普不但中断美国与东南亚的首脑交流,藐视东南亚在美国外交光谱的存在,同时在美国与东南亚关系引入中美对抗的变量。在2016年至2020年之间,美国与东南亚的合作与交流仅剩下官僚系统之间的交流。

随着拜登当上最新的美国总统,其一举扭转了美国在过去四年藐视东南亚的政策。在副总统贺锦丽访问新加坡和越南之前,拜登政府的副国务卿谢尔曼先访问了印尼、柬埔寨和泰国,接着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

谢尔曼和奥斯汀访问了6个东盟成员国,而贺锦丽现在的访问是巩固前两者的访问成果。总而言之,这三位美国高官频密地访问东南亚,释放出了美国重视东南亚的信号。未来不排除会有美国高官访问马来西亚和文莱,甚至美国总统访问东南亚。

贺锦丽访问新加坡之行有3个重点,一是协调两国防治新冠肺炎瘟疫工作,二是巩固两国现有防务与经贸合作框架,三是拓展双边新合作,例如应对气候变化、网络安全,以及说服新加坡签署《阿尔忒弥斯协定》。

结束访问新加坡后,贺锦丽的越南访问之行有7个重点:

  • 提供100万剂新冠疫苗和2300万美元援助给越南抗疫
  • 提供3890万美元予越南应对气候变化
  • 提供价值3800万美元的技术援助予越南,使更多美国产品进入越南
  • 提供2150万美元解决越战遗留问题
  • 提供1420万美元援助予越南高等教育
  • 经过17年谈判后,越南终于允许美国派遣“和平部队”(Peace Corps)进入越南。和平部队是美国在冷战时代资助成立的志愿者组织,其在美国招募志愿者前往海外教授英文,而共产国家向来比较抵制和平部队的到来
  • 是拓展双边新合作,例如争取越南允许美国航空母舰停靠其港口和说服越南签署《阿尔忒弥斯协定》。

对比贺锦丽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相同之处是抗疫、防务合作、气候变化和《阿尔忒弥斯协定》,不同之处是新加坡没有拿到一分钱美国援助,而越南拿到了实质的1.36亿美元援助。

当然,新加坡已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美国无法说服国内选民拿美元来援助新加坡。越南则属于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美国提供的美元援助除了可以提高越南社会经济发展,也可以拉拢越南倒向美国。

拜登仍延续中美对抗

贺锦丽的东南亚访问和提供实质的援助,标志着拜登政府推翻了特朗普的政策,其恢复美国和东南亚高级官员之间的交流,并让东南亚在美国外交光谱重新发光。但是,拜登政府也延续了特朗普政府开启的中美对抗,其中上面提及的《阿尔忒弥斯协定》就涉及了美国和中国在月球争夺话语权的外交努力。

美国已与多个盟国签署《阿尔忒弥斯协定》,确定了签约国在月球探索和资源开发的规则,并冀望凭此制衡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月球探索行动。

尽管贺锦丽试图说服新加坡和越南领导人签署《阿尔忒弥斯协定》,但新越两国没有发表声明会加入这个充满制衡中俄色彩的协定。

事实上,在贺锦丽访问新越之前,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和越南总理范明政事先发表公开声明,各指新越两国不会在中美对抗选边站。新越两国不立即答应成为《阿尔忒弥斯协定》签约国,显示了新越两国遵守不选边站的政策。

对于美国重返东南亚,本区域国家是抱着欢迎的态度,惟各国只愿意接受无论是中国或美国的实质和真诚的援助,例如越南就拿到了花花绿绿的美元,而没有意愿要选择任何一方。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新闻:

蓝中华简介:  
中国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博士、马来亚大学战略与防务研究硕士。曾于大马媒体界任职多年,并担任国际时政及安全课题研究员。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