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收购推特 关乎言论自由还是有钱任性?

  

世界首富马斯克会不会收购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是今年4月份的热门议题,引起各种各样的揣测。在4月25日,他同意以440亿美元收购推特,一旦收购交易完成,推特将成为一家私营公司,但各种猜测并没有因此停止,舆论自然地转向在他接手推特后,从一个批评推特的主要用户,转为老板的他会如何管理推特,推特会变成什么样子。

马斯克在达成收购意向发表的声明中提到:“言论自由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民主制度的基石,而推特为辩论有关人类未来的关键事务的数字市民广场。”

他声称:“我希望即使是我最苛刻的批评者也能留在推特上,因为这就是言论自由的意义所在。”

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

尽管也是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首席执行员的马斯克形容自己是“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但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质疑,特斯拉在中国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中国是特斯拉的主要市场,特斯拉在上海设有超级工厂,但中国在2009年禁止推特,马斯克会否在推特“发挥影响力”?意思是:让中国有更大的言论自由空间。

马斯克从一个批评推特的主要用户,转为老板会如何管理推特,令外界十分关注。(图:美联社)

马斯克发了一则推文反驳贝索斯说:“我所说的‘言论自由’,是指符合法律规定的言论。我反对远超出法律范围的审查制度。如果人们想要更少的言论自由,他们会要求政府通过相关的法律。触犯法律是与人民的意愿相违背的。”

作为世界首富,马斯克有能力收购推特,有钱任性,但无法控制推特,更加无法广开言路,是绝对可以预期的。

首先从他在“言论自由“的定义。首先,他形容自己为“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但后来又说他所指的言论自由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言论‘。后来的说法切合事实。国有国法,而像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与其他媒体一样,不能超越一国之法律是至为明显的,也就没有所谓的“言论自由绝对主义”。

其次,马斯克收购推特的动机。美国媒体认为,马斯克收购推特的动机之一是要为被迫辞任推特首席执行员的推特联合创办人多西“出口气“,符合马斯克塑造的叛逆企业家的公共形象,有钱任性,但并无法将他塑造成为言论自由的捍卫者。

其三,比起其他社交媒体,推特在塑造美国乃至全球其他地区的政治与媒体的公共空间,发挥着关键的作用,但对言论自由并不一定是正面的。在美国上一回的总统选举,寻求连任的特朗普的推特账户被禁,到现在还未解禁。可见,推特有自己的一套“游戏规则”,对保守或者右派的声音与代表人物的限制较大,但是对所谓的开明或者左派的声音似乎无限制。质言之,推特的分布虽然是无远弗届,但是意识形态斗争依然是推特不可回避的主轴,会继续考验“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

作者认为,马斯克有能力收购推特,有钱任性,但无法控制推特,更加无法广开言路。(图:美联社)

其四,有学者已经指出,从马斯克过去的推文内容可以“鉴往知来”。在他纯粹是追随者最多的推特用户时,除了使用推特推销自己的企业和想法,他也用推特来污蔑其批评者、对他人进行肢体羞辱、藐视证券法和肆无忌惮地兜售加密货币。在藐视证券法这一条,就与他说的“合法律规定的言论”背道而驰。

最后,可能也是最吊诡的就是:包括言论自由的人类自由,注定会被滥用,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因此,言论自由明显的是个手段,不是目的。在马斯克所谓的“数字城市广场”,推特可作为辩论有关人类未来的平台,但是言论自由能够保证参与者都关心人类未来吗?真理往往不是越辩越明。

总之,马斯克收购推特所展现的是资本的胜利,资本虽然促进言论自由(类似自由市场交换),但买不到言论自由—而推特并不是因为言论自由而出现的产物。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新闻: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