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俄罗斯石油 伊朗砍价抢中国市场

  

为了确保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伊朗被迫将其已经很便宜的原油进一步打折。

彭博社报道,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石油的制裁,迫使后者将中国视为最珍贵的买家,也让伊朗被迫削价来和俄罗斯原油竞争,保存他们的中国市场的份额。

俄油超沙特成中国主要供应商

5月份,俄罗斯对中国的出口激增至创纪录水平,这个欧佩克+产油国超过了其卡特尔盟友沙特阿拉伯,成为身为全球最大进口国中国的最大供应商。

据第三方数据Kpler称,在4月因封城略有下降后,伊朗5月和6月对中国的进口量,已超过每天70万桶。不过,行业顾问FGE称,俄罗斯乌拉尔石油已经取代了一些伊朗的油桶。

据交易商称,伊朗石油的价格比布伦特期货每桶低了近10美元,使其与计划在8月份抵达中国的乌拉尔的价格相当,早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伊朗原油的折扣约为每桶4至5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伊朗的轻质和重质油品,与俄罗斯的乌拉尔油品最具可比性。

中国独立炼油商 俄伊原油主要买家

中国的独立炼油商是俄罗斯和伊朗原油的主要买家。因为受制于出口燃料规则,与国有加工企业不同,因此廉价供应对他们非常重要。中国的独立炼油商没有获得向海外市场运送燃料的配额,而海外市场的价格已因供应紧张而飙升。主要供应国内市场的独立炼油商,因近几个月的封城防疫而蒙受损失。

俄油质量高 售价较贵无妨

据贸易商称,来自东部科兹米诺港的硫磺含量较低、质量较高的俄罗斯ESPO原油,虽然比伊朗石油更贵,但仍比来自中东的同类油桶便宜,而中国愿意接受打折的石油。

新加坡原油市场研究分析机构Vanda Insights创办人万达纳.哈莉(Vandana Hari)表示:“伊朗和俄罗斯油桶之间的唯一竞争可能最终是在中国,这将完全对北京有利。这也可能使海湾地区的生产商感到不安,因为看到他们珍贵的市场被大打折扣的原油占领”。

俄伊相争 非洲受挤压

比起海湾地区,更“受伤”的是西非的生产商——特别是来自安哥拉、加蓬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供应。上个月西非的流量平均为平均每日64.2万桶,创下2013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非洲原油的开采成本在上升,加上送抵中国的海运成本飙升,种种的因素让非洲成为“伊朗PK俄罗斯原油抢中国大饼”中的最大输家。

相关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