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不敢回来!澳高教业亏150亿美元

  

新冠肺炎疫情高企、开放国门政策不定,加上不断发生的种族歧视事件,令澳洲高教领域可能持续流失海外留学生,进而造成教育行业面对150亿美元的损失。

根据《南华早报》专题报道,在2019年的疫情前期,澳洲国际教育领域的市值可达290亿美元,然而澳州统计局在今年6月发表的报告显示,如今该领域的市值只剩下约190亿美元。

墨尔本维多丽亚大学米切尔学院的一项研究也预期,上述市值在明年年底会持续萎缩至140亿美元,情况只会比今年更糟。

中国留学生不回来

国际教育领域一直是澳州最大的出口型服务行业,而中国是澳洲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其次则为印度及尼泊尔。

当疫情促使印度及尼泊尔学生放弃前往澳洲升学,许多中国学生选择通过上网课来保留学籍,虽有助澳州国际教育领域暂时”止血”,但日久时长后有关情况已出现变化。

去年留在澳洲上网课的中国留学生翠西 (Tracey ,音译),今年已选择回国。她受访时说,在澳州上网课期间令她不快乐,如今回到中国虽然继续上网课,但她还能同时实习及认识新朋友,让她感到愉快。

她直言,目前的情况回到澳洲有点困难,她接下来考虑前往英国,或比较靠近中国的地区如香港或新加坡升学。

亚洲学生受到攻击

不稳定的入境政策减低了中国学生返回澳洲的意愿,而当地发生的种族歧视事件,更令情况进一步复杂。根据澳洲一个社运组织”亚洲联盟网络”统计,目前当地因新冠肺炎而引起种族事件多达550起。

今年7月,一群澳洲青年在布里斯本一间购物商场外围殴3名亚州学生,是最新一起种族事件。

来自湖南长沙的凯特琳.李(Catherina Lee,音译)受访时直言,担心当地社群及学生不欢迎亚洲学生,她与同学都获悉了亚洲学生遭到攻击的新闻。

“当我在中国可以花相同的学费修读相同课程时,我的父母何必要花钱让我出国留学?因此,如今就算澳洲政府允许我们入境,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回到澳洲。事实上,我的许多同学已决定不回去了。”

悉尼商业大学国际学术主任薜尔德(John Shields)表示,未来半年内留学生是否能回到学校上课不太乐观。

他表示,澳洲政府协助留学生重新入境的试点计划只是门面功夫,对当前的实际问题作用不大。

依赖国际学生 高教业或萎缩

米切尔学院政策研究员胡利(Peter Hurley)说,一旦现有的外籍生拖延回返澳洲升学,加上新生人数减少,澳洲国际高教产业会持续萎缩。2019年澳州入学的国际学生达11万5000人,但在疫情发后的2020年7月至11月间,新生人数却骤减至1万7000人。

“今年3月与去年同期比较,国际学生签证减少约14万,显示为了不让情况恶化,未来每半年必需有7万名国际学生入境澳洲升学。”

总部位于悉尼的国际教育顾问公司董事薇薇安.范(Vivian Fan, 音译 )直言,即使现在澳洲开放边界,当地每天1200起的冠病新病例,也令中国学生却步。她预计,需要3至5年的时间,才能让中国留学生人数回复到疫情前期水平。

在澳洲拥有大批产业,专做留学生住宿生意的新加坡伟和资本公司总裁吴惠平则保持乐观,指目前虽然国际学生另寻他处升学,但澳洲放宽入境限制后,学生会重新选择当地作为升学地点。

“我主要认为学生不会被澳洲政府的措施影响改变升学目的地,因为人们喜欢澳洲的基本原因依然不变。”

澳州国际教育协会执行长哈尼渥兹(Phil Honeywood)表示,该会正在努力说服澳州政府,通过增加入境点来为学生的签证提供优惠,或者允许学生在申请入境时将他们在澳州线上学习时间算作学分,从而激励学生回国。

“毫无疑问,政府明白国际教育部门对经济和软性外交的重要性,当然他们也有来自企业的压力,他们希望得到国际学生,我认为这肯定会改变目前的情况。”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