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问题形塑美国未来劳动力市场趋势

  

新冠肺炎重创美国劳动市场,在一年多后的今天,尽管美国对于劳动力的需求空前高涨,职缺创下记录,但回归市场的劳动力与需求相较仍有巨大差距。

根据上周五发布的美国10月份非农就业数据,当月的招聘依然很强劲,但是求职者却没有增长。目前,美国政府正在努力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人们无法返回职场,或找不到工作。

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鲍威尔上周在最新的政策会上指出,当局目前还在等待就业比率回升,反映出劳动参与率未回到疫情前期,令联储局升息时间表如履薄冰。

过去数月,标志着可能促使人们回到职场的时刻,诸如新学年开始,或政府落实就业辅助,依然没有等到就业回升。

经济学家认为,劳动人士可能因为家庭问题、对病毒的担忧,或希望做出一些新的嚐试,而对重回职场裹足不前。

路透社为读者梳理六大角度,可能反映出新冠肺炎疫情消退时,美国人力市场面貌。

多少人因为新冠肺炎而丢了工作?

无法确定失业的人数,但是上周五的数据显示,约380万人因企业倒闭而失业,或者被减少了工时, 比9月月的500万人情况有所减轻,重新回到8月份出现的失业人数下降趋势。

此外,指本身因为疫情而无法找到工作的人数,从9月的160万人,下降到10月的130万人,有关数据时自今年6月以来首次下降。

退休人士会重新回到劳动队伍吗?

根据堪萨斯城联储局数据,2020年2月至2021年6月,当地美国退休人士增加了360万,大大超越疫情前期预测的150万人。许多人基于健康情况选择退休,婴儿潮一代也离开了人力市场。

美联储划理事米歇尔(Michelle Bowman)上个月指出,激增的退休人数可能使美国人力市场更难,甚至在短期内不可能恢复到疫情前期之前的高就业水平。

疫情前期美国劳动市场的紧张,使一些退休人士重返职场,经济学家认为,如果病毒感染持续下降,工资持续上升,这种情况可能再次发生。

分析指女性劳动队伍如不重返人力市场,美国工资压力将居高不下。(图:互联网)

妇女何时返回劳动市场?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预测,新学年的开始将鼓励妇女重回职场,然而上述情况一直没有发生,可能根本不会发生。

RSM的首席经济学家布苏埃拉(Joe Brusuelas)认为,追踪离开职场的妇女,尤其因疫情而遭受最大打击黑人及西班牙裔妇女劳动群,何时将返回职场,是政府未来六个月内的焦点工作。

“如果大批妇女回到职场,人力供应增加将舒缓工资压力,否则工资压力将会持续增加。”

积蓄促使人们留在家中?

在疫情期间,政府落实的扶助配套及展缓贷款,让一些求职者有更多空间来寻找合适的工作,然而随着政府收回援助,一些展缓还款的计划也到期,相信人们的手头资金很快会耗尽。

穆迪分析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赞迪(Mark Zandi)估计,截至9月,美国家庭的储蓄比在疫情前期多出约2.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省下的开销来自高收入家庭。

不过,他估计约5000亿美元的家庭积蓄来自于20%至60%的美国家庭,这些家庭每人剩下大约1万美元的积蓄,这些钱预计将在今年年底,或2022年初会被花光。

摩根大通研究所也称,相比之下,低收入家庭平均只有约1000美元的储蓄。因此赞迪认为,相比于积蓄,压倒性的经济压力将促使人们回到职场。

多少人成为自雇人士?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了许多新公司的成立,人们试图利用新的趋势,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维持生计,或对自己的工作有更多的主动权。

这可能有助于解释部分人力短缺的原因,然而有多少新企业能够生存下来,或者它们可能创造多少就业机会,现在还为时过早。

亚特兰大联储局和马里兰大学经济学家哈迪旺格(John Haltiwanger)分析认为,许多新企业可能仍然“一人企业”,另一方面“高倾向性”的企业也大幅增加,并增加就业机会。

移工人数会回弹吗?

过去几年,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严格的政策,和随后新冠肺炎期间实施的限制下,美国移民人数有所下降。根据卡托研究所的数据,在疫情期间,发给符合条件的外国人工作签证减少了120万。

随着感染率的下降和限制的放宽,这一趋势正在逆转。前任美联储经济学家柯罗纳多(Julia Coronado)在最近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说,预计明年美国移工人数量比目前的水平增加25万到50万人之间。

摩根大通高级经济学家埃杰顿(Jesse Edgerton)则说,移民的减少可能使劳动力市场状况保持紧张,无法完全恢复到疫情前期的就业水平。这意味着一些工作的工资可能继续增长,吸引更多人回归职场,提高劳动力参与度。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