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东南亚政策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部分

专栏

  


美国拜登政府最近三四个月,频频高调“剑指中国”,从拜登总统,到其内阁部长、政府其他高官等等在各种场合,不提新疆人权、香港民主、南海问题以及/或台湾问题,就好像谈话会很乏味,因此也就制造了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本来不怎么紧张的关系也变成紧张了。

继拜登政府的高官陆续访问亚洲后,美国白宫在7月30日宣布,该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中文名贺锦丽)将在8月访问越南和新加坡。

今年5月底到6月之间美国副国务卿温妮舍曼访问印尼、柬埔寨和泰国。从7月18日至25日,舍曼访问日本、韩国、蒙古和中国。

美国国防部部长劳埃德奥斯丁在7月23日至7月25日访问了新加披、越南与菲律宾。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7月26日至29日访问印度和科威特。

美国政府高官分开环游亚洲,表面的意义很容易明白。首先就是要拉拢亚洲国家,特别是比较倾向于接受美国在东南亚区域“强势存在”的国家如菲律宾、新加坡和菲律宾。

其次当然是要向中国发出讯号,美国不会让中国成为亚洲区域的“霸主”。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拜登总统要重建美国与全球伙伴关系与确保美国国家安全作首要任务的宣示。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在8月2日开始布林肯连续几天出席多个东盟部长级会议,是要突出美国对东盟的重视。

布林肯强调,美国和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共同愿景作出贡献。在几天与东盟各国外长举行的各场会议上,他再次强调了美国对东盟的承诺并指出东盟在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共同愿景的核心作用。

布林肯口中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是延续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对印太地区战略框架》的设想。

这文件列出美国国家安全的三大挑战,概括而言是美国得在印太地区“维持现状”以阻止中国建立新的势力范围、保证朝鲜不管现在还是将来威胁美国及其盟友以及促进公平和互惠贸易的同时提升美国全球经济领导能力。

这表明,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总统,美国政府都希望看到美国与印太地区的关系得以延续,但中国是个阻碍。

在冷战期间,美国的主要对手是前苏联;现在看来是来自的中国威胁。这才是重点。所谓的“自由与开放的太平洋地区”是美国政府的外宣口号之一,与于中国的“不自由不开放”是对立。

在这些美国高官访问之前、访问之际以及访问之后,美国对东南亚的政策也好,南亚以及东亚政策也好,只不过是美国对中国政策的一部分。讲明白一些,这些国家只不过是美国对华政策,特别是攸关美国维持其全球领导地位的棋子。

东南亚国家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东盟多年来标榜“和平自由中立”,在冷战后东南亚能繁荣发展,主要原因在没有大国把东南亚当权力竞技场后,东盟多数国家享有了多年的和平稳定。中国在口头及实际行动上,务必尊重东盟的立场与处境。

上面所提到的“亲”美国东盟国家,即使欢迎美国在东南亚的存在可取得威慑的作用,但却不想看到美国涉入太深,更不要被逼选边站。

美国在印太地区有着雄心勃勃的目标,但是要如何实现这些目标似乎没有什么好介绍。拜登政府高官连续到访亚洲,改变不了这事实。这是亚洲国家必需紧记的。既然是棋子,时候到了美国弃之会感到可惜吗?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1
1
+1
0
+1
0
+1
0
+1
0
+1
0

发表评论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