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前教练和耐克“体重羞辱“ 美国名将索赔2000万

  

美国的一桩官司备受关注:前顶级运动员玛丽·凯恩(Mary Cain),对前教练阿尔贝托·萨拉查(Alberto Salazar)和他们的雇主、体育用品制造商巨头耐克(Nike)提出诉讼,称他们联手毁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黄金4年,并向他们索赔2000万美元。

现年25岁的凯恩成名甚早,2013年便以17岁3个月的年龄”越级“参加莫斯科田径世锦赛,成为美国有史以来亮相世锦赛的最年轻国手。1年后,她在俄勒冈世青赛成为3000米冠军,获美国国家队提拔进入耐克俄勒冈项目(Nike Oregon Project)。这个项目由名帅萨拉查帮助创立,目的是使美国长跑运动员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竞争力。

美联社引述《俄勒冈人报》的诉状中称,凯恩指控萨拉查从她9年前加入耐克俄勒冈项目时,便对她进行了情感虐待。该诉讼将萨拉查描述为一个愤怒的控制狂,他对凯恩的体重非常偏执,并为此公开羞辱她。

凯恩说,这些心理和精神虐待对她的身体和精神健康造成了伤害。诉讼称,耐克公司知道但没有进行干预。

曾经五次骨折 有饮食障碍焦虑症

早在2019年,她就在《纽约时报》上表示,她曾多次受到萨拉查的敦促减肥。她因能量缺乏综合症失去了竞争力,总共遭受了五次骨折。她的跑步事业因此而失败,她说自己很沮丧,有饮食障碍,有广泛的焦虑,并在自残,有自杀念头。

“我原本加入耐克项目,是因为我想成为有史以来最好的运动员。相反,我坠入了萨拉查设计并得到耐克支持的系统陷阱,最终在情感和身体上遭到虐​​待,”凯恩告诉纽约时报。

《俄勒冈人报》报道,萨拉查强迫凯恩上秤,同时公开批评她的体重。“萨拉查告诉她,她太胖了,她的胸部和臀部太大了,”凯恩声称,教练从此监控了她的食物摄入量。她说,有时饥饿得受不了时,她被迫从队友那里偷来能量棒充饥。

凯恩的代表律师克里斯汀·韦斯特·麦考尔(Kristen West McCall)告诉《俄勒冈人报》:“耐克公司让萨拉查对女性进行体重羞辱,物化她们的身体,并忽视她们的健康和福祉,作为其文化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系统性和普遍性的问题。而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自己的满足和利益”。

吹哨者不止一人

耐克没有对美联社的要求评论予以回应,但萨拉查早在2019年就已经否认了这些指控,他当时告诉《俄勒冈人报》,他从不鼓励女运动员不健康,更不用说身体羞辱了。

然而,凯恩并非是唯一一个对萨拉查提出指控的人。其他顶级跑者,如卡拉·古謝兒(Kara Goucher)和艾米·贝格利(Amy Yoder Begley)也当过“吹哨者”。

甚至萨拉查当时的助手史蒂夫·马格尼斯也站出来指责萨拉查,表示:“当我提交关于女运动员很低的体脂肪数据的时候,萨拉查会告诉我,他不理科学怎么说,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指控萨拉查有三项违规行为后,耐克俄勒冈项目于2019年被解散。该机构禁止他在四年内担任这项运动的教练。

萨拉查随后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诉。上个月,法院维持了对萨拉查的四年禁赛和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的一些调查结果。法院裁定,萨拉查在篡改证据时,企图“故意和精心策划的计划,来误导”反兴奋剂调查人员。

+1
0
+1
0
+1
0
+1
0
+1
0
+1
1

你也可以看
Close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