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娱乐禁令标准不一 音乐还会在阿富汗自由响起吗?

塔利班重夺政权

  

8月31日美国撤军,阿富汗正式迎来塔利班的统治。 塔利班一直在努力向世界展示温和的面孔,他们不会像2001年以前掌权时那样,进行严厉的公开惩罚,也没有公然禁止公共娱乐活动。

他们说,文化活动是允许的,只要不违反伊斯兰教法和阿富汗的伊斯兰文化。

周二(31日)这天中午,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举办一场婚礼,宴会上传出阿富汗的舞曲,异常热闹。

美联社报道,据 26岁的接待经理沙达布·阿兹米(Shadab Azimi)说,自从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以来,至少已经举行了七场婚礼,出于安全考虑,庆祝活动多改在白天举行。

阿兹米说,塔利班在1996至2001年的统治期间,除了祈祷的伊斯兰歌曲,大部分音乐都禁止,但现在他们没有宣布禁止音乐,只不过婚礼歌手们自己拒绝参加婚礼,因为担心可能与塔利班的新限制相冲突。

这名经理说,塔利班巡逻人员每天会来几次,询问他是否需要安全帮助,有别于倒台政府的安全部队,塔利班没有索要贿赂。

喀布尔的民众表示,塔利班的军人每天都会来巡逻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协助。(图:美联社)

喀布尔开放 坎大哈保守?

这是在阿富汗首都的情况,不过在塔利班的发源地坎大哈,或许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路透社报道,塔利班当局上周发布一项禁令,禁止电台播放音乐和聘请女性播音员,但对许多人来说,没有必要发布正式命令。

坎大哈的大街上,美容院外五颜六色的招牌已经被涂掉了,牛仔裤已经被传统服装取代,广播电台已经用阴沉的爱国音乐取代常规之前的阿富汗流行乐。

“并不是塔利班命令我们改变什么,我们自己先改变广播节目,因为我们不想让塔利班强迫我们关闭”,哈立德·塞迪奇(Khalid Sediqqi)说,他是阿富汗中部城市加兹尼一家私人广播电台的制作人。

“这个国家没有人有娱乐的心情,我们都很震惊,我甚至不确定是否还有人收听广播”

—— 哈立德·塞迪奇 广播节目制作人

哈立德·塞迪奇(Khalid Sediqqi)这么做不是没有原因。

“有毒”的西方文化

对于塔利班高级官员来说,他们都是在宗教学校长大,并且经历了多年的战斗和艰难困苦 。

他认为,“我们的文化已经变得有毒,我们到处都能看到俄罗斯和美国的影响,甚至在我们吃的食物上,这是我们应该意识到的事情,并做出必要的改变”。

“改变需要时间,但它会发生”

———— 塔利班高级官员

喀布尔附近拉格曼省的当地记者扎里弗拉·萨赫勒(Zarifullah Sahel)说,塔利班地方文化委员会负责人,要求这家国营公共广播电台和其他六家私营电台调整节目内容,以确保符合伊斯兰教法。

从那时起,任何音乐、政治、文化和新闻节目,只要与宗教问题无关,都将被限制,这里没有文化了。

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的一名前公民运动人士说,商店和餐馆似乎是自己决定关掉收音机的。

“没有关于音乐的警告,但人们自己已经停止了”,他说。

即使没有发布正式命令,自由放任的时代已经结束。你要过得不引人注目,就会更加安全,这样的信息已经很明确。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