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面子书为何喊停儿童版IG?

  

在遭到立法者、评论者、媒体及儿童发展专家的压力下,面子书周一宣布”暂停”以照片及视频为主的儿童版Instragram (IG)社交程式开发案。

面子书是否真心回应专家及父母的意见目前仍未明朗,但所谓”暂停”意谓着该公司依然计划让年轻人继续接触已证明带来不良影响,以及可能为面子书的定向广告机器提供用户分析的Instagram,而该项广告定向机器已令面子书赚进大笔钞票。

美联社为此梳理了面子书及儿童版IG事件始未。

1.为何面子书喊停儿童版IG?

《华尔街日报》九月中旬的一项报道揭露,面子书内部早已根据本身的研究报告获知,IG为青少年,尤其是少女带来危害,包括导至她们出现精神及身材形象问题,有者甚至出现厌食及自杀想法。

然而,面子书在对外时却淡化该程式的负面影响,甚至在面对专家、立法者及本身研究结果时,继续推出儿童版。尽管该报告是由公司内部人员举发,但面子书却一再指责《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偷梁换柱”。

美国参议院商业委员会将针对面子书及Instagram对年轻人的”毒害”进行听证会,可见上述报道揭露的事实并非空穴来风。

2.儿童版IG是否取消开发?

面子书明确说明该公司未搁置上述计划。Instagram负责人莫斯里( Adam Mosseri)周一通过博客发表文章说,该公司将利用目前的暂缓期间,”与家长、专家、政策制定者合作,向他们呈这项计划的需求及价值。”

预计面子书会加强对儿童版IG的 “好处 “的宣传,希望这场风波能够平息。事实上,该公司已在2017年推出儿童版Messenger时,就已和专家及顾问合作。

莫斯里说,批评者会认为这项举动显示儿童版Instagram的确有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

3.与面子书合作的专家有哪些?

4年前,面子书指该公司召售了一组家为儿童网络安全出谋划策。这些专家包括那些广为人知,或名不见经传的非营利团体。这个被称为”青年顾问”的成员包括家庭网络安全机构、数码保建实验室、精名媒体、及网络霸凌研究机构等。

根据上述组织的网页,它们都从面子书获得不同方式的金援。然而,一些最知名的儿童权益团体,及向面子书发出严厉批评的组织,包括常识媒体及公平操作(Common Sense Media and Fairplay)组织,却被排除在面子书的”青年顾问”团之外。

真正的面子书监督委员会(Real Facebook Oversight Board)执行长泰勒(Kyle Taylor)直言,面子书再三显示,该公司在管理及自我监督方面缺乏能力及诚信。

“由面子书金援的研究和公民团体社存在很大问题,阻止了任何真正的变革所需的那种直接、公开的过程。当面子书为其项目寻求反馈时,内部总是堆满了与利益挂勾的专家,这些人永远不会指出核心问题,即面子书的演算法和他们的利润率。”

4.面子书依然会我行我素吗?

常识媒体及公平操作执行董事戈林(Josh Golin)认为,儿童版IG可能已被搁置,暂缓是面子书挽回颜面并希望公众谈忘此事的好方法。

他直言,在阻止儿童版Messager一事上,该组织及其他儿童权益团体都以失败告终,但儿童版IG则取得成功。

“IG是一个比Messenger糟糕得多的儿童平台,就连面子书的内部研究和大量证据支持这一观点。自2017年以来,越来越多人了解到社交网站科技的害处,如今反对力量更有组织也更全面。”

5.其他平台情况如何?

面子书并不是唯一一旗下产品引起保护儿童声浪的科技平台。面对这些批评,许多科技平台以创建儿童版程式作为回应。

其中,在因违反儿童隐私规则而被美国监管机构查处后,抖音为13岁以下的用户创建了一个 “有限的、独立的应用条规”。儿童用户不能分享视频,不能评论其他人,也不能给别人发信息。但是,与其他应用程序一样,如果孩子们在注册应用程式时输入一个假的出生日期,就可以规避上述条例。

优管也创建了儿童版本,立法者今年早些时候称其为 “空洞的消费主义内容荒地”,并针对起发起了一项仍在进行的调查。

相关新闻:

你也可以看
Close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