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可怜的华侨 脱北者遭三国拒收沦”国际人球”

  

赵承熙(Cho Guk-gyeong,译音)觉得自己被三个国家抛弃了,他向一位访客展示了他的韩国外国人登记卡,上面写着“无国籍”,这是对他逃离朝鲜15年后在韩国生活的恰当描述。

美联社报道,大部分脱北者都是朝鲜族,但53岁的赵是第三代中国移民。虽然根据法律,脱北者有权获得在韩国定居的一些福利,但赵却无法享有这些福利,因为他在朝鲜保留了中国国籍,尽管他的家人已经在朝鲜生活了几代。

赵最近在光阳市(Gwangyang)做了8年以来的第一份临时工,有感而发地说:“我不需要政府补贴或其他援助。我只想拥有韩国国籍,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努力工作到死。”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年来有多少来自朝鲜华侨来到韩国。活动人士说,大约有30人被认定为“无国籍”,此前他们试图伪装成朝鲜公民,被送入韩国的监狱或拘留所,但未成功。

赵承熙(Cho Guk-gyeong,译音)觉得自己被三个国家抛弃了,来到韩国8年才做了第一份临时工。(图:美联社)

“无国籍”的身份使得他们很难在韩国找到工作,享受基本权利和便利,虽然他们的人数可能相对较少。而为他们争取更好待遇的运动,揭示了这个鲜为人知的人权问题。

韩国国立仁川大学中国学术院李正熙教授(Yi Junghee)说:“他们可能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华侨,因为他们被朝鲜、中国和韩国抛弃了,他们得不到任何国家的帮助。”

到哪都成问题

事实上,严格意义来说,华侨指的是侨居海外,具有中国籍的公民。但这类脱北华侨,却几乎不受任何一国承认,也面临在哪生活都有困境的情况。

倘若这些脱北者返回朝鲜,将意味着长期监禁,甚至面对更糟的情况。若在中国定居也是个问题,因为很多朝鲜华侨不会说中文,也失去了与当地亲戚的联系。在中国获得当地居留证可能需要耗上数年时间。

2019年,赵和其他三人申请了难民身份,这是外界所知的首次由朝鲜华侨共同努力下,所争取的难民身份。今年6月,他们与移民官员进行了期待已久的首次面谈,然而,获得批准的前景并不乐观。近年来,韩国接受难民身份申请的比率一直低于2%。

韩国法务部回应美联社表示,在决定是否授予难民身份之前,该部门将会审查赵和其他三名中国朝鲜人离开韩国后面临迫害的可能性、他们的证词的一致性和他们提交的文件。该部门拒绝透露6月份面试的内容,但表示审查可能需要花上很长的时间。

倘若这些中国脱北者返回朝鲜,将意味着长期监禁,甚至面对更糟的情况。图为韩国看向朝韩边境,朝鲜士兵正在站哨的画面。(图:美联社)

朝鲜的永久居民

中国在朝鲜半岛的主要定居点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据估计,目前居住在朝鲜的华人有3,000至5,000人。分析人士说,他们是朝鲜2,600万人口中唯一拥有永久居住权的外国人。

他们可以保持中国国籍,每年去中国一两次,并可从事跨境业务。男性可免除10年义务兵役,但他们的种族背景也常常使他们成为国家更严格监控的对象,阻止他们加入执政的劳动党(Workers’ Party),限制他们从政的机会。

他们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呢?

总的来说,他们认为自己是朝鲜人。

赵承熙表示,他年轻时在学校和朝鲜朋友一起被教育要崇拜金氏家族。他曾在一家国营工厂工作,并以朝鲜公民身份生活了两年。

赵的祖父在1920年代中期,搬到朝鲜东北部城市清津(Chongjin)。

赵说:“我祖辈的已经落地生根了,老实说,我觉得朝鲜是我的家。”

自1990年代末以来,约有34,000名朝鲜人为了避免经济困难和政治压迫而移居韩国,其中包括一些像赵这样的朝鲜华侨。由于没有中国北京签发的护照,他们经常雇佣中间人,带他们通过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前往韩国,而朝鲜人也使用同样的路线。

冒用身份惹官非

2008年,赵抵达韩国,接受情报官员的讯问时,他冒用了自己在朝鲜最好的朋友身份,后者因一场交通事故身亡。他说,他希望通过隐藏自己的中国背景来重新开始,他认为此身份在朝韩两国都是不利因素。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欺骗行为的严重性。

根据一项保护脱北者的法律,他获得了韩国公民身份、一套公寓和其他经济援助,因为韩国在法律上把朝鲜视为其领土的一部分。但在2012年,他的谎言被当局发现,当局最初以为他是一名朝鲜间谍,虽然赵的间谍罪名被洗清,但他被剥夺了公民身份和其他福利,并因移民和其他罪行被判处一年监禁。

想融入韩国的赵承熙借用已去世朝鲜朋友的名字,获得了韩国公民身份、一套公寓和其他经济援助。但谎言被揭穿,让他失去了所有福利和公民身份。图为民众到访韩国首尔曹溪寺的画面。(图:美联社)

另一名尹姓(Yoon,60岁)朝鲜华侨则说,他曾因类似企图冒充朝鲜公民而被关押约20个月,但他之所以没有被定罪,是因为他在抵达后不久,他的谎言就已被揭穿。

“有时候我觉得我不该来这里。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少年。但我想在获得国籍后死去。”由于担心在朝鲜的亲人的安全,他希望只透露自己的姓氏。

据金永华(Kim Yong-hwa,译音)说,在6月的面试中,四名朝鲜华侨告诉官员,返回朝鲜将会受到惩罚,他们在中国可能会面临困难,因为他们没有居留卡,没有亲戚,而且面对语言障碍。他也是一名脱北者社运人士,曾帮助相同命运者申请难民资格。

金永华(Kim Yong-hwa,译音)是一名中国脱北者出身的社运人士,曾帮助脱北者申请难民。(图:美联社)

金表示,对韩国而言,接纳中国朝鲜人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因为这可能促使朝鲜的其他中国人前往韩国,这将激怒朝鲜平壤领导者,并使韩国首尔寻求和解的努力复杂化。

金说,许多其他脱北者经常忽视“无国籍”的中国朝鲜人,他们也经常与在韩国生活了几代的其他中国人相处得不愉快。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