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专才最爱新、港就业 本土保护主义成隐忧

  

尽管因为新冠肺炎抗疫措施及日益收紧的法律管制,导致新加坡及香港流失人才,但是因基设及大环境因素,两地仍是外籍专才选择进驻的城市。

然而,在后疫情时代造就的远程工作新常态,加上日益高涨的本土保护主义,使到香港及新加坡在吸引人才方面迎来新的挑战。

根据《南华早报》,香港政府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计算的过去12个月,香港人口一直以创纪录的速度缩减,至今流失的人口达8万9000人。

在同一时期,新加坡非居民人口在同一时期下降了10.7%,即大约17万5000人。

分析指出,由于目前人们在选择新工作时会将新冠肺炎纳入考虑中,令亚洲在吸纳包括从事数据、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及网络开发等工作的人才上,与其他地区相形失色。

尽管如此,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tead)的杰出研究员布鲁诺(Bruno Lanvin)受访时认为,新冠疫情所造成的严重社会疏离及边境封锁是周期性问题,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优质条件吸引专才

“最终,香港和新加坡将因为拥有世界级医疗保健、优质的教育统、网络连结等基础设施、及对企业友善的政府,而继续吸引人才进驻。”

国际排名反映了这一点。尽管新加坡今年在瑞士管理发展研究所编制的世界竞争力排名中有所下滑,从连续两年的榜首位置跌落到第五位,但它仍然是排名最高的亚洲经济体。

同时,周二(19日)出炉的2021年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Global Talent Competitiveness Index,GTCI)报告显示,新加坡全球第二;香港则排名第第二十位,是亚洲仅有的两个进入前20名的城市。

布鲁诺说,明年若有更多的亚洲城市进入前20名 也”不会令人感到惊讶”,因为预计亚太地区在未来几年将成为 “全球增长的驱动力”。

他补充,东京、台北、首尔以及中国的北京、南京和上海是 新加坡及香港两地强力竞争者。

长期以来,新加坡和香港一直被吹捧为技术劳工的磁铁,但最近的发展,如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处理,引起了人们对上述说法的质疑。

严格的行动管制及封锁边境措施,令人才开始外流。

其他隐忧?

星展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泰末(Taimur Baig)警告说,如果与疫情有关的旅行限制再延长一两年,那么可以预见一些欧美专业人士将回国。

官方数据显示,新加坡的外国人才社区正在萎缩,新加坡专业人才工作许可证持有者,从2019年12月的约79.6万人下降到今年6月的64.7万人。

在香港,外籍人士对该市严苛的检疫规定越来越感到失望,争议性的国家安全法被认为侵蚀了自由,也使一些专业人士和公司离开。

泰未表示,尽管防疫措施遭人诟病,但是最终措施将与防疫成果并例检视,没有一个地区在抗疫工作上优于其他城市,进而成为吸引人材的目的地。

美世咨询公司新加坡主管艾文(Ivan Tan)表示,后疫情时代的人力顾聘将是实体及虚拟两者混合,这可能会影响到新加坡和香港的雇主,因为他们面临着来自世界各地企业的日益激烈人才竞争。

曼谷与迪拜后起追上?

泰末直言,迪拜和曼谷等城市已经慢慢形成了外国技术人才的下一个中心,前者有优惠的税收政策和连接性,而后者对专业人士和长期游客都有吸引力,但上述两个城市不太可能严重影响香港和新加坡的地位。

“新加坡及香港两个大都会仍然有其吸引力。他们的低税率、高效的基础设施、方便的国际旅行和对亚洲的接触,即使西方国家的工资上涨,但新港两地更具吸引力。”

本地保护主义

无论如何,新港两地仍面对新的挑战,即本地保护主义的台头。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令经济陷入挣扎,工作机会的减少和失业率不可避免地上升,导致在地人士对本身工作越来越缺安全感。

布鲁诺表示,本地人可能在人才竞争中认为本身遭到忽略,进而引起社会紧张。

在新加坡,疫情激起了当地人负面情绪和对外国人的敌意。一些居民呼吁采取更严格的边境措施,仇外和种族主义情绪也高涨。

李显龙总理在8月承认新国人对外国人 “越来越不安”,并指出更多的新加坡人正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压力。

然而,根据新加坡美国商会的一份报告,新加坡公司很难雇用当地人担任某些职务。

这项调查考虑了通过访问95名高级管理人员后,发现缺乏 “必要的专业技能 “和相关经验,是阻碍企业雇用新加坡人担任高级职位的最大障碍。

在中高级人才中,企业也发现很难招聘到具有创造性和批判性思维能力的新加坡专业人才。

相关新闻: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