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假冒精英”捐精“ 日医疗保健监管响警钟

  

近年有日本女性为求生育接受”借种“受孕,并大多要求对方须是日本人兼有优良背景,以便下一代”基因优良“。但近来有求子女性告发“捐精者”自称是日本人和京都大学毕业,两人经过10次性交后诞下女婴才揭发对方是中国人,该女子近日更一状告上东京法院要求对方赔偿3.3亿日元(290万美元)。

《南华早报》报道称,这起案件凸显了日本对医疗保健行业进行监管的必要性。在日益老龄化的日本,医疗保健行业可能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审查。

报道引述《东京新闻》报道,东京一名30多岁的女子,在交友网站台(SNS)认识一名”捐精者“,因对方虚报国籍和学历而遭受精神困扰, 12月27日向东京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对方赔偿3亿3千万日元。

中国人假冒日本精英借种

根据诉讼内容,女事主跟丈夫10多年前诞下孩子后,丈夫及后疑似不育,故她在网上找寻捐精者,至2019年3月认识20多岁的被告。该女子与该男子发生了10次性关系,最终于2019年6月怀孕。

然而,她后来发现,捐精者是中国人,娶了一名日本女子,毕业于日本北部的一所大学。那时,要终止妊娠已经太晚了。生下孩子后,她立即将孩子送人收养。

这名女子已提起诉讼,尽管她的律师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其当事人主要动机是“在日本引发一场关于精子捐赠业务的更全面的辩论”,但仍要求3.3亿日元(290万美元)的精神损害赔偿。

捐精行为引发伦理争议

东京妇产诊所院长小田原靖(‏‏‎Yasushi Odawara‎‏)‎‎‏说,‏ 日本妇产科协会多年来一直在制定管理精子捐献的指导方针,但有关业务伦理的辩论使讨论陷入了僵局。

“目前最大的争议是,由捐献精子受孕产下的孩子是否有权知道捐精者身份,这对很多捐精者来说是个问题,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身份在未来被披露。”

他说,如果孩子知道了自己的生父,就会遇到一些潜在的法律问题,譬如要求为孩子的抚养或医疗费用提供经济支持,而一些捐赠者也可能是已婚,没有告知他们的妻子自己捐精的事。

另一方面,有一种观点认为,任何因捐赠精子而出生的孩子都有权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因此,目前争论的症结在于,孩子有权获得多少信息,以及这些信息是否足以让他或她得知自己的父亲。

“这已经花了很长时间,我认为监管这一卫生保健部门的组织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

商业”捐精“存灰色地带

捐赠精子商业供应的另一个“灰色地带”,是一些外国公司在日本不受监管的。据悉,已有数百名日本女性从世界上最大的精子库丹麦克瑞奥斯国际精子银行(Cryos International Sperm Bank)购买精子。

该公司于2019年开始在日本提供服务,客户包括没有结婚计划的单身女性、一方无法生育的夫妇,以及性少数群体。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