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信不信11月大选?

抱诚守真

  

马来西亚会在何时举行国会选举?要回答这道问题,是相当有难度的。因为其一,解散国会是首相的权力,尽管依斯迈沙比里已在本周三(21日)的内阁会议里向众位同僚谈论良辰吉日,但这件事依然是首相能够乾纲独断的权力,没人会是他肚里的蛔虫,所以他想的可能跟其他人所想的,不一样。

其二,早年的霹雳州宪政危机,直至近年发生的喜来登事件,都充分展露了马来统治者在解散民选议会一事中至高无上的斟酌权,他们可以认同,更可以否决行政首脑所提呈的议会解散要求,所以就算依斯迈铁了心想在近期内解散国会,他依然需要通过国家王宫的这一关。

既然说到马来统治者,当然,他们怎么看在这个时间内进行选举,就显得相当重要了,而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三点。统治者是世袭的,因此没有政治利益的考量,这就让他们更能够在政坛外纵观全局,所以按理来说,他们对选举良辰吉日的考量,不是任何政治人物的前途,而是尽可能降低扰民的可能性,比如,气候。

这3项重点都是系统性的变量,没人是首相肚里的蛔虫,也无人能够揣摩圣意,所以要猜测大选落在何时,确实有点难。此刻你可能会跳起来,说坊间不是已经传出一道时间表,即10月7日提呈财政预算案后解散国会,然后10月下旬提名,11月11日或12日投票?这时间既可避开东海岸的雨季,也相当符合我国选举的惯例,没毛病。

更何况,现在的政治氛围“非常大选”,各党已陆续启动竞选机器,就连依斯迈也明说“距离大选很近了”,因此说大选日期还有变数的才有毛病。话不是这么说,政治评论看的是系统化的变量,并且从这些变量中尽可能判断趋势,单凭感觉是不专业的,所以我们不能像网红般进行截铁斩钉的预言,尽管后者的评论方式往往最受欢迎。

我所提出的这3道变量都可以影响结果。我举个远在英国的例子。英相约翰逊的下台是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的,尽管他在这之前经历过民意反弹、保守党的不信任投票,但都惊险挺过,再加上他坚持留任,所以辞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其实那时已有一些不满约翰逊的阁员辞职,因为他们的行为会影响舆论,所以在当时也被列为变量之一。

但令人无法预料到的是,这个原本很渺小的变量,竟然引发英国50多名高官陆续辞职,最终导致约翰逊只能做出了辞职的决定。我们把焦点放回大马和国人所热衷猜测的选举日。这三道变量当然也有其理论依据:首先,巫统依然将依斯迈列为大选后的唯一首相候选人,这意味着党内官司派接受依斯迈,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接受其他部长派。

比如卫生部长凯里,就成了党内没有国会议席可以容身的人球。这些看在巫统部长眼里肯定很不是滋味,所以他们在内阁会议里可能对提早选举提出反对,因为他们的主席阿末扎希从未保证他们在党内的政治前途,如果依斯迈真的有意解散议会,这些同僚们的回馈确实有机会动摇他的决定。

其二,气象局在近期很罕有地重复强调东海岸11月和之后的降雨量将超乎异常,并且受影响者估计将达到1千万人。这占了大马三分之一的人口。虽然阿末扎希不介意涉水拉票,但气象局里的专家们看起来却是百般不愿意,尽管阿末扎希拿1999年大选也在11月来支持自己的言论,所以气候看起来不应该是阻碍。

不过一般人不知道的是,1999年那场大选之所以能够定在11月有两大元素,第一,是当时的首相是大权在握的马哈迪,第二,当时因为拉里娜现象,东海岸的季候风雨季提早到9月。根据国大气候专家玛斯度拉2006年的研究指出,雨季提早导致当年降雨量最大的月份落在10月和12月初,这估计也是马哈迪决定11月选举的因素之一。

因此,谁说气候不重要?其三,希盟已经着手安排替代预算案,有了22个月的行政经验,相信这份替代预算案的可执行力会较高,如果国阵提呈预算案后即解散国会,那这意味着选民将能够直接比较国阵和希盟的预算案,而不是那些容许政党乱开支票的竞选宣言,并且按里面的内容来投票。

所谓没比较就没伤害,若有选民不满意政府在10月7日提呈的预算案内容,他们可能会拒绝国阵,因为你投了他就意味着不讨喜政策在大选后会落实。这三点都能影响依斯迈、内阁和马来统治者在10月解散议会的决定,尽管依斯迈表明之后也会跟巫统五巨头谈论此事,但怎么谈都是政治利益,只有凌驾之上的统治者才能做出最终定谳。

所以,11月大选,你信或不信?若凭感觉推敲,我觉得很可能,但如果按这些变量推敲,我就有所保留。当然,我不是预言家,这些变量是会随着时间和局势产生变化的,所以我同时也做好被打脸的心里准备。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