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杯泰国卫冕成功 苏格兰头球新规上路

杰足先登

立即订阅亚视新闻 YouTube,即时掌握时事发展。

1月16日(星期一)举行的东盟杯大决赛次回合,泰国在主场凭着3号中场球员Theerathon一记禁区外射门打败来势汹汹的越南,成功卫冕东盟杯冠军头衔之余,也以7次夺冠的纪录傲视东南亚。有时候看着泰国队的成就,我心里也不免羡慕:人家从这个杯赛创办的1996年开始参赛至今夺冠7次,就连亚军也有3次,以这个举办过14届的杯赛,原来其中10届的大决赛就一定有泰国的身影。这根本说明泰国就是东南亚区域的足球强国,我们的南方邻居新加坡也有过4次夺冠纪录,只在2010年夺冠一次的马来西亚还真的得加把劲才行。

若大家仔细观察,大马队在主场武吉加里尔的表现不错,但是对上强队如泰国,不知道是太过紧张还是什么问题,球传到锋线就没有人支持,人家后面三到四个后卫等着抢球,大马的传球自然没有三两下就被拦截了,进攻的效率不尽理想。

在越南与泰国分别吞下了3颗鸭蛋,其实说明了大马还不是东南亚第一线球队的老大哥,我们与本届冠军和亚军之间的距离,是档次不同的问题。是不是泰国或越南本土联赛的竞争非常激烈,因此造就了球员本身的韧性?

网络数据显示,泰国联赛的球会可以遵循3+1+3的方案签下外国球员为球会效力。3+1+3就是比赛当日的首发与候补名单上,可以有来自任何地方的3个球员、一个亚洲足总旗下成员的球员、3个东盟球员。另外,日本或南韩联赛常常喜欢借用泰国球员,个中奥妙,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希望我们努力多年后获得称赞的是球艺,而不只是我们很大方,球迷输球之后也懂得为泰国队打鼓唱歌助兴。

远在英国,苏格兰足总已经发出指南,指示球会禁止球员在赛前一天或赛后一天让球员以头顶球。苏格兰足总也鼓励各球会,若要进行头球训练,最好一个星期只限制在一天。

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有个脑损伤研究小组,他们长达22个月的研究发现,足球员有5倍更高机率罹患阿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4倍更高机率罹患运动神经元疾病(俗称“渐冻症”),帕金森氏症的机率是两倍。尽管小组的报告无法证实罹患脑部疾病的肇因是持续的脑震荡、头顶皮球,还是什么原因,有份资助这项研究的苏格兰足总还是设立了项目小组更深入研究病因。

怀疑头球跟脑部疾病有关系,其实其来有自:西布朗(West Brom)前球员杰夫阿斯特尔(Jeff Astle)55岁患上失智症,4年后也就是2002年逝世后,阿斯特尔家人将他的脑部捐出去作研究,法医判定是“工业伤害”,因为他的头脑像是拳击手的头脑,也就是伤痕累累,可以怀疑是足球生涯中常常用头顶沉重的足球。

阿斯特尔一家随后成立“杰夫阿斯特尔基金会”(The Jeff Astle Association),至今超过400个前球员的家属联系了他们,原因是这些前球员都是死于失智症,或者承受着失智症的后果。

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International Football Association Board, IFAB)可能考虑推出一个新规让球队换人,若一个球员承受着脑震荡似的伤痛的话。英格兰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rofessional Footballers’ Association, PFA)也有5位成员答应死后捐出头脑作医学研究。

我个人非常赞成苏格兰足总新上路的规条,因为小心行事总是好的。所以各位读者若看到年轻球员拚命练习头球,最好还是劝一劝他们跟随苏格兰足总一周只练习一天头球的规定,而且顶球的次数也有限制。我想到的理由是球员退役后一旦真的牵扯上脑相关的疾病,那都不是闹着玩的。

周星驰电影《少林足球》的大师兄铁头功绝对只是演戏,大家千万不要以身试法。没记错的话,演员黄一飞自己也说过在拍戏现场真的会头晕。

记得以前读美国杂志,他们讨论过美式足球员可能常常有脑震荡的风险,可是偏偏球员很喜欢逞英雄,以为承受着一点点脑震荡还继续上场比赛很豪迈,所以还是要想办法保护球员才行。

其实这些都是攸关运动员的福祉,将来有机会再谈,祝各位读者兔年进步,身体健康。

姚文杰

台师大中文系毕业,考获澳洲认证中译英翻译师资格,目前专事中英文翻译与文案撰写。

你可能也喜欢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以及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