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禁TikTok知易行难

翻看西东

  

“中国制造”的短视频应用程式TikTok(抖音国际版)在美国有超过1.5亿名用户(占美国总人口约45%),树大招风,让它成为又一个“目标”。理由?TikTok有为中国收集美国人的情报的嫌疑,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

早在2020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尝试以行政命令要在美国封禁TikTok,但被法庭驳回。拜登在出任总统后不久,撤销了特朗普发出的“禁令”,但在今年3月初改变立场,要TikTok的母公司即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出售相关的应用程序股权,否则会被封禁。

上周四(3月23日),TikTok首席执行员周受资出席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听证会,被“盘问”了近5个小时。

TikTok首席执行员周受资上周四(3月23日),出席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听证会。(图:美联社)

美国“离题”借题发挥?

如果你有注意有关新闻的话,就会知道盘问周受资的委员“离题”,有些媒体更是突出TikTok的幕后老板是中国公司,可能被中国利用收集情报、推送亲华内容、干涉美国选举的信息等等,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事实上,该委员会召开听证会的目的是探讨“美国国会要如何保护美国数据隐私和儿童免受网络之害”,因此这些议员在听证会的提问,包括把新加坡籍的周受资误认为中国籍,是借题发挥。

我们不能说美国对TikTok的担忧毫无根据。但是,如果TikTok真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没有举证TikTok(也就是封禁的理由),做法很儿戏,给人讥笑为一场闹剧是没有理由的。

类似TikTok应用程式,都有收集用户个人资料(而且是用户自愿提供)、定位、侦察等功能,关键问题是如何保护这些数据,免被滥用、盗用等等。这才是美国国会既有的数据隐私法要处理的问题。封禁 TikTok,对保护美国民众的个人数据毫无助益。

早在2020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尝试以行政命令要在美国封禁TikTok。(图:美联社)

违反人民的言论自由?

另外,智能手机为人类带来许多便利,也制造了不少问题,但现在已经成为绝大多数美国人必需品,各式各样的应用软件不可或缺,更涉及包括言论(表达)自由的基本人权。禁TikTok引起的其中一个争论是:违反人民的言论自由。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保罗(Rand Paul)周三(3月29日)以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以及社交平台受到差别对待为理由,否决了由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提出加速禁止TikTok议案。

他认为,对TikTok收集数据的每一项指控,也适用于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他说:“如果你不喜欢TikTok或面子书或YouTube,那就别用。不过,不要以为你对宪法的诠释,给你权利封禁这些社交平台。‘’

他的谈话吐露了另一个信息:企业自由竞争,消费者有选择的权利。TikTok凭借自己的优势(例如链接视频的运算比其它平台佳,因此更贴近用户),得到美国人的青睐而在美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制造了就业机会,为消费者提供了个选择。向TikTok下手会有负面后果。

不要忘记,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不管是总统还是国会议员,需要先过选民这一关。

图为美国民主党议员与民众于3月22日,聚集在美国国会大厦外,要求政府保留TikTok。(图:美联社)

TikTok用户支持谁?

在美国,大多数TikTok用户年龄不超过35岁,而年轻选民倾向民主党。去年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表现超出预期,年轻选民居功不小。禁TikTok原本是共和党(主要支持者是较年长的选民,TikTok的风靡对该党不利)的议程,现在民主党也插一脚,无疑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们意愿付出这个代价吗?

此外,美国有535名参众议员,只有大约30人拥有TikTok账户,其中只有极少数是活跃用户。对年轻人而言,这是为老不尊(美国众议员平均年龄58岁,参议员65岁),代表不了大多数人的意愿。这些议员,特别是民主党议员会为失去年轻人选票冒险吗?

所以,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听证会,表面冲着国家安全来,实际上并非如此。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
奉献亚视60余载 程启光同心续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