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众多富豪避风港 新加坡有何魅力?

立即订阅亚视新闻 YouTube,即时掌握时事发展。

过去10年,全球迎来一波富豪大迁移,即从原先居住国移居别国。若追踪富豪和资金流向,可发现新加坡是众富豪在亚洲的首选,为何该国如此大受欢迎?

移民事务咨询公司Henley & Partners,发布《财富迁移报告》指出,在2022年全球一共有8万4000名高净值族群移居别国。这里有两项名词的定义需要厘清,所谓“高净值族群”,意指可投资财富(Investible Wealth)超过100万美元的人。

而“移居”的定义,则是在别的国家居住超过6个月。

事实上,大迁移并非近一两年才有的现象。在2013年,有逾5万名高净值族群迁移海外,而随着年份的推进,迁移人数也节节攀升。到了2018即2019年,人数突破10万大关。往后两年,碍于疫情肆虐全球,人数才有所下滑。

疫情逐渐消散的2022年,人数迎来反弹,高于前两年的总和。研究也预计,2023及2024年,迁移人数都会冲破12万关卡,站在历史新高。

细看财富净流出国数据,中国、俄罗斯和印度分别位居前三名,意味着最多高净值族群从这三个国家迁出,个别占1万800、8500以及7500人。研究员预测,2023年中国的迁出人数会跃上1万3500人;俄罗斯和印度则有所放缓。

新加坡大受富豪青睐

富豪迁移,总得有地方落脚,什么国家最受青睐?研究发现,阿联酋(UAE)、澳洲和新加坡位居冠亚季军,分别在2022年吸引5200、3800、2900名高净值族群的净流入。研究估计,2023年澳洲和新加坡的流入人数会进一步增加,阿联酋则按年减少。

有意思的是,环顾前20名最吸引富豪的国家,新加坡是唯一入榜的亚洲国家,甚至跻身三甲。

据新加坡经济发展据(EDB)的统计,2017至2022年间,全球各地富豪在新加坡设立的“家族理财办公室”,已飙涨14倍至1500间。当中包括科技巨头谷歌创办人谢而盖布林(Sergy Brin)、曾登上亚洲首富的印度富豪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全球最大对冲基金 – 桥水基金创办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等。

聚集了众多富豪之后,新加坡境内财富指数也大幅攀升。据美国财经媒体《全球金融》(Global Finance)公布的“2023年全球最富有地区”排名,新加坡凭着人均生产总值约13万美元之姿,晋身全球第三名,仅次与爱尔兰及卢森堡,同时也是亚洲第一。

在全球富豪眼里,新加坡究竟有何魅力?

富豪的到来并非偶然,而是新加坡政府多年前开始布局的结果。早在2004年,新加坡就已推出“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GIP),为有意移居新加坡的高净值企业家、投资者提供永久居留权(PR)。前提条件是,必需在新加坡投资至少250万新元。

新加坡政府也为GIP列出24项可投资的行业,例如航空航天工程、再生能源、汽车、电子产品、纳米技术、家庭办公室和金融服务等。推出这项计划的动机很简单:吸引更多全球高净值投资者进入新加坡,提振该国的经济和科技实力。

如今新加坡跻身全球经济强国、金融枢纽,GIP无疑是幕后大功臣。但不妨想深一层,新加坡抛出的橄榄枝,为何有这么多富豪愿意接上?

政治稳定吸引富豪

富豪的考量点,不外乎“政治”、“金融”这两大因素。首先是政治,新加坡长期由人民行动党(PAP)主政,而经济学人也将新加坡政治制度,定义成“有缺陷的民主”,民主排名全球第74。

但得益于新加坡选举行之有年,尤其是野党势力逐渐扩大逼得人民行动党愈发重视、回应人民需求,新加坡的民主质量实际上有所改善。此外,据政治学者斯提芬奥特曼(Stephan Ortmann)的观察,新加坡的司法体系有能力与行政权抗衡,以致于新加坡政府无法恣意妄为。

新加坡政治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一贯清廉以及透明。据国际透明组织(TI)发布的“2022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数”,新加坡以83分排名全球第四,仅次于丹麦、同分的芬兰与纽西兰、挪威。

综上所述,新加坡政治已和“稳定”、“清廉”挂钩,而这也是富豪迁移之前,最看重的因素,毕竟谁都不想搬迁到政策贪腐严重、朝令夕改或政治力量介入商业太深的国家。这也解释了,新加坡为何如此受中国富豪的青睐。

据《金融时报》报导,截至2022年底,新加坡约1500个家族理财办公室中,约40%或600家为中国人持有。而在新加坡居住的中国高净值族群,包括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曾任蚂蚁金服执行长的彭蕾、海底捞董事长张勇等。

至于中国富豪移居新加坡的原因,各大主流媒体都归因于中国政府,大幅收紧对经济的控制,同时打压科技、教育等领域,逼得众富豪往外找寻避风港,而新加坡凭着政治稳定,加上语言相近,成为首选。

金融条件卓越适合投资

接着是金融层面,受低通胀、政治和社会稳定、经济增长亮眼、手握大量外汇储备等有利条件,新加坡货币常年强稳,且被公认为“避险货币”之一,这对于吸引国外富豪来投资而言,自然是一项优势,毕竟富豪们不会乐见自身投资标的,常常价值波动剧烈,更不用说容易大幅贬值拖累投资回酬。

另外,新加坡并没有严格的外汇管制,换句话说,资金可自由进出新加坡,而企业利润的汇出也无限制和特殊税费。这种“金融自由”,无疑是新加坡吸引富豪的加分项。

新加坡政治稳定,金融条件优越,自然摇变国外特别是中国富豪,迁移的首选地。(图:互联网)

左手政治稳定,右手金融条件优越,新加坡自然摇变国外特别是中国富豪,迁移的首选地。然而转换思考角度,众富豪的流入无疑是一把双面刃,好处是带动新加坡经济,以及巩固金融枢纽的地位,但这难免伴随着一大副作用 – 屋价飙升。

新加坡本就地狭人稠,而更多富豪到来和资金流入房市后,屋价更是进一步飞涨。据房产咨询公司Knight Frank的资料,2022年新加坡房价按年飙涨了14%。此外,过去5年多数国外城市房价下滑之际,新加坡不降反升30%,令人咂舌。

而在新加坡房市掀起买潮的,当然不乏中国富豪。据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报导,2022年售出的425套豪宅中,中国买家占了25%。没有买楼资格或能力的中国人则转向租房,造成部分高端房产年租金,大涨两倍以上。

《海峡时报》也报导,2022年1月至2023年1月,新加坡房租价格飙升了大约33%。

生活成本据全球第一

另一方面,宝盛集团(Julius Baer)分析住宅、汽车、商务舱航班、商学院、美食晚餐等20种商品及服务的价格变化后,发布的《2023年全球财富与生活方式报告》指出,新加坡的高净值人士居住成本之高,从2022年的第5名,跃升至全球第一,反映出高净值族群也开始感受到物价上涨带来的痛感。

生活成本太高,政府不会放任不管。第一,如前所述在野党虽还没有机会执政,但势力和议席正逐步扩大,对人民行动党造成压力,后者不得不更加回应人民需求。第二,2025年便是下一届大选,且人民行动党正处于,以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偱财为首的新时代接班的转折点,该党更是不容有失,需要加码重视民情。

政府如何处理?第一招是针对GIP,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在今年3月宣布大幅提高移民门槛,自3月15日起,规定的投资额门槛从原先的250万新元,大力抬高3倍至1000万新元。

经济发展局解释,此举是为了“选择性地吸引,有能力为新加坡带来更大经济影响、更扎根于新加坡的个人”。这项措施可理解成,收紧富豪移居新加坡的门槛,不让抱着投机心态者轻易入住新加坡。

第二招则是面向国内房产,新加坡政府在今年4月26日宣布,自27日起,外国人购买新加坡住宅物业时,需缴交的“附加买家印花税”(ABSD),从原先的30%翻倍增加至60%;至于新加坡人,购买第二家住宅物业时,缴交的ABSD则从17%调升至20%,第三家或以上则从25%涨至30%。

此举的用意很简单,也就是为火热的房市降温。新加坡政府也表示,已在2023年完成建造接近4万家住宅物业,估计在2023至2025年间,会完成建造将近10万个单位,缓解供不应求的问题。

自推出GIP以来,新加坡一直致力于跻身全球商业与金融重镇,而大量富豪和资金的涌入,无疑已圆了新加坡的经济大国梦。但往坏的方面思考,这也带来了不容小觑的政治和生活成本,这在执政党位于交棒的转折期,尤为敏感。

眼前的利与弊,新加坡是否平衡得来?

萧维旸

财经新闻工作者,关心国际贸易与金融、产业变化等。

你可能也喜欢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以及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