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执一词角力战

立即订阅亚视新闻 YouTube,即时掌握时事发展。

各不相谋的决裂,上周有如联映版,各自台湾与香港血唬零喇上演,没有灰色地带,只有分明的愤恨,大家都用尽力上演撕裂肉体般的痛苦。

碾压式互爆丑闻,让大家看到无论是黄嘉千还是夏克立都不是省油的灯。夏克立打悲情牌,三个月无家可归,全因女方阻挡卖房变。

黄嘉千不甘当黑手,爆出男方拥有3间房子和千万存款,落难街头只是演很大,在先前声明,力指夏克立在加拿大涉犯加拿大刑法“攻击罪”及“使人窒息之攻击罪”,但最终罪名不成立。

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别苛刻要求艺人高尚的品格,只求付出与宽容,其实退下舞台,他们的七情六欲和我们无异,甚至因背负的压力巨大,内心的黑洞破了,把最深沉的暗面拉出来,比恶更恶。

既已进入法律程序,现在已经不是谁恶谁大,把对方斗垮了,这一个还是夏天的爸爸妈妈,如果成年人能够站在孩子的位置细想,那所有的恶斗都可以点到为止,诚如陶子说的,当一个人够强大时,最好仍能保持一点的温暖。

转到香港北角殡仪馆,场面是极度伤感的,这是伤心的告别地,最早期的林凤、任剑辉,中期的黄家驹、陈百强、罗文、张国荣、梅艳芳、邓光荣、凤飞飞、邵逸夫,数年前的陈自强、方逸华、林燕妮、邹文怀、金庸、何鸿燊,都在这里举行最后的丧礼,而最新名册的李玟,得年48岁,仍然是事业正好时,死因成谜,与乐裕民的不忠心有多大的关系,大家心照不宣。

你可能也喜欢

一开始大家满腹疑窦,直到在灵堂上,李玟姐姐情绪失控嚎啕大哭说“是那个衰人害死我妹。”这一番定罪论,在粉丝群中掀起了千层浪,翌日出殡,乐迷情绪崩塌,力竭声嘶地说“把Coco姐还给我们”,乐先生那句“I love Coco in my whole life”顿时变得比粗口更难听。

乐裕民不愿当千古罪人,接受南华早报专访,其他媒体一律回绝,包括了资深的明报,“我与她的死百分百无关”,“我们有20年关系,没有一段关系是百分百完美的”,前一句诠释金蝉脱壳圆滑术,下一句是充满回旋余地的聪明话,最后的总结是,他的冷漠盖过了李玟汹涌的爱,今日的悲剧,谁人推波助澜,不是几句伪言伪语,就可脱身了。

“只要你在身边,我就能够感觉,整个世界那么安全。”因为失去了安全感,所以结束了自己,逻辑上是合理的,世间的悲,就是这样而来的。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陈旭辉

从娱乐场口转移街市百态分割员,浪淘尽,细看造物。

你可能也喜欢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以及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