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牌令如“火上浇油” 律师:让大马环境更保守

  

大马政府继续收紧酒类管制,引发大马非穆斯林的批评声浪。行动党森州法律局主任李凯业律师认为,在马来西亚整体环境趋向保守的情况下,“酒牌政策”如同往“火堆里浇油”,让大马情况更加保守。

“酒牌政策虽然不是点燃国家民主与自由趋向保守化的那根火柴,但确实给大马往更保守的方向,加上了油,使火烧得更旺。”

大马政府最新规定全国咖啡店和餐厅明年1月1日起必须申请酒牌,才可以售卖啤酒。

早前马华总秘书张盛闻抨击,酒牌新规定妨害非穆斯林社会自由,国家民主、自由和中庸体制已经越来越偏激和保守化;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直批,政府要求业者申请酒牌令,形同间接限制非穆斯林售酒,同时也影响了非穆斯林的商业常态与习惯,以及非穆斯林的生活习俗,这一情况无法容忍。马华和行动党两大敌对政党难得“同声同气”,异口同声地反对有关指令。

酒牌政策”不亲民不亲商

在接受《亚视新闻东南亚》访问时,李凯业也认同,“酒牌政策”不亲民,也不亲商。

“非穆斯林喝酒其实并不影响穆斯林,如果咖啡店或餐厅因为这项酒牌政策而不卖酒,苦的还是消费者,要和人谈生意,也找不到地方小酌两杯,而外国旅客进来,也没地方喝酒。“

不过,李凯业表示,酒牌政策”并不是新规定,他说1976年国产税法令第32条文早已清楚列明,咖啡店和餐厅必须申请酒牌,才能让顾客在店内饮酒,只是时任政府在1993年8月24日下达指示后,才让咖啡店和餐馆酒牌令执法行动暂停。

如今,在关税局以“执法面临混乱“为由,决定撤销1993年的推迟执法指示后,政府又再重启了这项措施。

落实时间点不合时宜 建议设缓冲期

李凯业认为,若以法律层面来看,酒牌政策”并无不妥,而每年支付1300令吉的酒牌申请费,对业者来说也不是太沉重的负担,只是这项政策最关键问题在于,落实的时间点是否合时宜。

“目前疫情还没趋缓,经济、旅游业也正在复苏阶段,为何不等一切都稳定后才落实?“

他也建议,就算政府真的要执行酒牌令,也应该给予业者缓冲期,教导他们如何申请酒牌。

“如果不给缓冲期,而申请程序复杂又很复杂,业者根本就来不及申请。“

违规“无牌买酒”将罚款5000令吉

询及一旦酒牌令开跑,业者是否有“Say No”的权利?李凯业就给出肯定的答案,表示业者无权拒绝,除非入禀法庭挑战。

“业者必须遵守这项规定,如果坚持“无牌卖酒”,一旦罪名成立,将会被罚款5000令吉。”

无论如何,李凯业还是希望政府能暂时搁置这项措施,直到疫情和经济复苏稳定后才落实。

副财长:酒牌政策“符合国际标准”

《中国报》昨天报道,八打灵再也咖啡店酒餐商主席邱国明指出,财政部属下的关税局约3周前透过地方执法单位,向业者宣布这项新政策。

不过据《东方日报》报道,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长兼马来西亚姑苏厨业茶酒楼联合总会长黄守群指出,多个州属皆没有接获有关部门白纸黑字的通知信函。他还说据他了解,财政部已收回成命,不过他将继续跟进此事。

酒牌令引起华社反弹后,财政部第一副部长莫哈末沙哈阿都拉强调,这项政策“符合国际标准”。

然而,黄守群却认为,若这项措施真的落实,全国15,000间餐厅和20,000间咖啡店,恐会考虑直接放弃售卖啤酒,受影响的不只是业者的收入,还包括政府的税收。  

+1
0
+1
0
+1
0
+1
0
+1
0
+1
1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