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性勇敢重返喀布尔机场工作

塔利班重夺政权

  

在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不到一个月后,拉比雅(Rabia Jamal)做出一个艰难决定,她决定勇敢面对强权,重返机场工作。

日前塔利班曾表示,为了自身安全,妇女应该待在家里,但这位拥有3个孩子的35岁母亲,为了赚钱养家,她别无选择。

穿着深蓝色制服,正在化妆的拉比雅告诉法新社说,她在家里感到很紧张,感觉十分糟糕…… 现在她感觉好多了。

在8月15日阿富汗喀布尔落入塔利班手里前,该机场有超过80名女职员,如今只有12人重返工作岗位。

但她们是首都极少数被允许重返工作岗位的女性,塔利班已经告诉大多数女性,除非另行通知,否则不能回去工作。

周六,6名机场女职员站在正门,一边聊天一边等待扫描和搜查乘坐国内航班的女乘客。

拉比雅的姐姐,49岁的库德西娅(Qudsiya Jamal)告诉法新社,塔利班的接管让她感到震惊及害怕。

她是5个孩子的母亲,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

“我的家人很担心我,他们告诉我不要回去,但我现在很开心,很放松……到目前为止没有问题(发生)。” –库德西娅(49岁,喀布尔机场女职员)


早前,喀布尔机场由于美国匆忙撤离而无法使用,如今该机场正在恢复运作,拉比雅说,她将继续工作,除非被迫喊停。

在塔利班颁发的新规定下,女性可以“按照伊斯兰教的原则”工作,但却没有详细说明此细节。

“我的梦想是成为阿富汗最富有的女孩,我觉得自己一直是最幸运的。” –拉比雅 (35岁,喀布尔机场女职员)


拉比雅从2010年开始,就在机场航站楼工作,她表示:“我会做我喜欢做的事,直到我不再被幸运之神眷顾。”

反之,拉比雅的同事,自称扎拉(Zala),却有截然不同的梦想。

30岁的她在喀布尔学习法语,自阿富汗被塔利班占领后,她被迫在家里呆了三个星期。

她用破烂的法语说:“早上好,带我去巴黎吧……但不是现在,今天,我是机场仅存的女性之一。”

在塔利班于1996年至2001年的统治期间,阿富汗女权被大幅削弱,但自从塔利班重新掌权后,该组织声称她们将不再对女性那么极端。

塔利班教育当局表示,只要班级按性别分开,或者至少用帘子隔开,女性就可以进入大学,但女性还必须穿阿拉伯长袍(一种覆盖全身的长袍)和遮脸的面纱。

尽管如此,联合国妇女组织(UN Women)驻阿富汗代表戴维迪安(Alison Davidian)周三警告,塔利班已经忽视了尊重阿富汗妇女权利的承诺。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