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涨价潮”未到尽头 商家:物价还会飙升

  

受到疫情严重冲击的2021年,大马在最后⼀季进⼊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阶段,社会经济活动才开始恢复。然⽽就在⼈们期望重新开放可以给生活带来好的改变时,却⾯对物价暴涨的问题,使得中低收入群体经济负担加重,大马民众也因此怨声载道。

衣食住行四大领域,消费品的价格,几乎全面涨价,而且一涨就超过100% 。生活难过,看着⼿上仅剩不多的现⾦,不只小老百姓叫苦连天,就连商家也只能无奈感叹,接下来的生活要怎样过下去。

未达顶峰 菜价还会再涨

在所有涨价的粮食中,蔬菜涨幅最惊人,不过吉隆坡蔬菜批发商公会会长黄敬发表示,蔬菜价格还没来到顶峰,未来菜价还会持续上涨。

根据大马槟城消费⼈协会(CAP)早前在官方面子书发⽂指出,⼤幅度涨价的蔬菜共有 8 种,其中⻄兰花涨幅大,价格从原本的每公斤 RM8 涨⾄ RM20,涨幅达 150%!

⽩菜花也从每公⽄ RM7 飙涨到 RM16,涨幅 100%,⽽最夸张的是小白菜价格直接翻 3 倍,从原先每公斤RM3 上涨到 RM9,涨幅达 200%!

对此,黄敬发在接受《亚视新闻东南亚》特别访问时就澄清,本地蔬菜虽涨价,但不至于暴涨 200%。

“涨200%的是进口蔬菜,本地蔬菜涨幅介于50%-100%,将近80%蔬菜价格都调涨,其中叶菜类蔬菜涨幅最大。”

黄敬发指出,菜价喊涨由多个因素组合而成,其一是年底雨季菜类失收、第二是劳工短缺,没人耕田种菜。在产量减少的情况下,民众在国家解封后对基本必需品需求量剧增,肯定会进一步推高菜价。

他说,现在批发商面对的最大问题是,蔬菜供应短缺,“很多菜都买不到,要买都没有得买,我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情况。”

虽然往年雨季都会面对蔬菜等农产品供应短缺的问题,但黄敬发说,今年在多重因素综合下,情况更加糟糕,也因此,他认为菜价还会持续飙涨,而在迫不得已之下,批发商也只能调高蔬菜售价卖给菜商和消费者。不过他强调,批发商绝对不会为了谋取暴利,而刻意以“天价”出售蔬菜。

“如果价格调到太高,菜商或餐厅可能会转向和其他批发商购买,或者宁愿不买,举个例子,他向我们买的菜已经贵了,每公斤是7令吉,可是因为其中一些蔬菜不耐放,买回去后就坏掉了,所以剩下的蔬菜,他没有办法一定要卖更贵,每公斤卖到12令吉,这个价格肯定没有消费者要买,要不然他们就便宜卖自行承担亏损,要不然就直接不进货。”

吁政府正视菜园人手短缺问题

根据报道,农产品涨价另一因素也是肥料和农药价格上涨所致,大马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早前就宣布拨款2亿6200万令吉,协助农民负担肥料和农药价格上涨问题,更放话农民没理由再提高农产品价格了。究竟政府的补贴能不能成功抑制菜价上涨?

黄敬发就直言,政府的津贴固然能减轻农民的运营成本负担,可是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菜园人手不足。

“政府补贴了肥料和农药上涨的成本,可是如果人力依然不足,蔬菜产量少,供应持续不足,蔬价还是无法降下来。”

他认为,在⾬量渐渐减少天⽓有所转变下,蔬菜失收的问题将能获得改善,可是若劳力短缺问题不解决,产量供应不稳定,蔬菜价格难以回稳,⺠众农历新年吃贵菜的情况将没有办法避免。

因此,黄敬发呼吁政府正视菜农面对工人短缺问题。

大马政府自2018年起冻结聘请外劳,疫情期间也禁止引进外劳,造成种植业和建筑业严重欠缺人手。如今经济解封复业后,各行业竞相抬高薪资争聘外劳。黄敬发说, 即使菜农将月薪提高至2500令吉,仍然难以聘请劳工。

在劳工短缺进而导致物价上涨后,大马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指出,政府已批准种植业引进外劳,但还是要胥视疫情,尤其如今出现奥米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同时要确保标准作业程序受到遵守,加上有些国家伪造假的疫苗证书,因此必须严谨监督。

食材太贵以其他材料替代

物价上涨问题环环相扣,农民或生产商产量减少,来到批发商,因为货源短缺不得已必须调涨粮食售价,下游的商家和消费者将直接受到影响。

书签咖啡负责人李惠君就表示,她已经面对食材缺货的问题,特别是蔬菜、鸡肉和包装食品严重缺货,供应商甚至已向她“预告”,下个月鸡肉和猪肉等食材售价将调涨,至于具体会涨多少则不得而知。

不过她说,她将持续观察,暂时不会“贵买贵卖”,自己会先吸纳上涨成本,若食材真的“涨太凶”,则会考虑以其他材料替代。

推优惠配套平衡贵和便宜食材

若可以负担,商家都想不把食材上涨成本转架消费者,可是今年的情况是,原材料涨幅太⼤。在接受《亚视新闻东南亚》访问时,超级无聊俱乐部(Super Boring Club)韩日式烧烤店业者姚永强就透露,店内主要食材 – 牛肉价格涨了15%至40%,是史上涨幅最大的一次。

“成本大大提高了,若可以都尽量自己扛著上涨的成本,不随便涨价,不然顾客也会以为,我们是胡乱涨价,要弥补MCO期间无法开业蒙受的亏损,可是如果物价一直持续不断上涨,我们在明年新年期间也会调涨食物售价。”

姚永强说,他一般上每半年就会调整一次餐牌,而明年将会是餐牌和食物售价一起调整,预测将调涨5%至10%,并且不排除将推出优惠配套,里面涵盖贵和便宜的食材,平衡烧烤店成本之余,也不让顾客有太沉重的负担。

马来西亚各大城市逐步开放,民众也逐渐恢复消费购物能力,但却碰上了百物涨价。(美联社档案图)

物价涨薪水不涨 难以生活

他也提到,随著现在物价暴涨,他也给自己的员工起了薪水。

“万物涨价,薪水不涨,他们生活也很困难。虽然加薪将加重我们店内的运营成本,但如果不加薪,员工要怎么生活?”

目前大马的最低月薪是1200令吉,姚永强希望,政府能调高最低月薪,帮助民众度过难关,否则人民特别是低收入群体面对沉重的生活压力,买不起必需品,店家做不了生意,商品或食品卖不出去,这将是个恶性循环。

物价上涨成“国家危机” 

大马在野党领袖安华早前形容,大马国内物品价格上涨问题已经成为“国家危机”,反对党之一的诚信党支持者更于上周,在全马14个地点包括吉隆坡SOGO购物广场附近进行快闪活动,以抗议物价高涨。

不过,大马国内贸易与消费事务部已承诺,将通过特定机制,确保将基本必需品如面包、蔬菜、鸡蛋、肉鸡、食油的价格稳定下来,并已拟定提供财政援助的政策,在生产商和批发商阶段吸纳上涨成本,且将展开全国突击行动,防止商家牟利,多管齐下稳定物价。

相关新闻: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