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奥主体育场周边开始实行交通管制

  

东京奥组委会宣布,价值140亿美元的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新国立竞技场周边,从8日开始实行交通管制,以便在体育场周围安装围栏等安全设施,迎接下个月奥运会的举行,其中就包括7月23日的东奥开幕式。《美联社》称,这是东奥势在必行的强有力讯号。

据《新华社》报道,奥林匹克体育场周边的部分道路上,已经设立了交通管制的标志,标志上注明交通管制的日期从6月8日到9月30日。随着奥运会的临近,从7月3日起,奥林匹克体育场外侧的主干道将限制汽车通行。

在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开闭幕式当天,奥林匹克体育场和国会大厦周围等更广泛的地区将实施交通管制。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奥运会的筹备工作正在稳步推进,这些交通管制措施将影响到附近居民的出行,她希望民众能够谅解。她强调,尽管东京目前仍然处于紧急事务宣言,但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已从一个月前单日1000宗减至目前单日500宗左右。无论如何,这个数字比起变种病毒尚未在东京出现时要高。

东京市政府医疗专家团队,上星期表示东京中部人们的移动量,过去三个星期已经在逐渐增加中。他们担忧这会带来变种病毒的广泛传播。

也是政府顾问的日本东北大学病毒学教授押谷仁表示,目前只有3.66%日本国民接种两剂疫苗,因此,他认为奥运会的前景目前只有两个——第一,无观众进场;第二,完全取消。

“我们不想在进行东京奥运会后,日本成为新型变种病毒的‘孕育地’或‘’孵化器”,然后为其他国家带来麻烦和困扰。国际奥委会(IOC)一直说要举办安全的奥运会,但在现实中,没有什么是100%的。”

东奥组委会秘书武藤敏郎表示,身处东奥的各国媒体,入境后将会被强制在手机中安装的卫星定位系统(GPS)所监视,以确定有否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媒体必需签署同意书,如果违反SOP最严重者将被驱逐出境。入境后14天他们将被隔离,如果想离开限定地区,他们将会变得无所遁形。”

日本奥理会委员、前女子柔道世界冠军山口香织(Kaori Yamaguchi)上周在《共同社》专栏中表示,被强逼进行的东奥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她表示,国际奥委会(IOC)、日本政府和当地组织者无视日本公众对奥运会的普遍反对声音。根据民意调查显示,50%-80%的日本人反对举办奥运会。

“我们已陷入了一种无法停止的境地。”山口香织写道,“如果我们这样做或不这样做都该死,国际奥委会认为日本舆论不重要。这届奥运会是为了什么,为了谁?比赛已经失去意义,只是为了比赛而举办,我们已经错过最佳的取消时机。”

日本已花费154亿美元(约合109亿英镑)来筹备东京奥运会,这一数字已超过政府之前的财政计划。总部位于瑞士的国际奥委会近75%的收入来自出售转播权。自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以来,它的收入一直停滞不前,据估计如果奥运会被取消,它可能会损失数十亿英镑的转播收入。

关于判断能否举办,她担忧称:“已经错过时机。没有时间去准备取消。被逼入连停办都做不到的状况。”有关取消奥运,山口香织称“会给各个方面过度增添麻烦”,认为与相关机构的协调工作繁杂,为时已晚。她表示举办的话必将给以医疗为中心的国民生活带来影响,把日本所处的现状描述成“办不办都是一种两难的境地”。

《美联社》报道,根据东奥组委会的讯息,东奥期间届时将有1万1090名外籍运动员入境东京。非运动员则至少有5万9000人,具体为奥林匹克大家庭(3000人)、全球奥理会委员(1万4800人)、国际体育联合会委员(4500人)、各国直播工作人员(1万6700人)、全球媒体(5500人)以及其他(1万4500人)。

东京残奥会方面,运动员有4000人,其余非运动员有1万9000人,入境者估计为2万3400人。

这意味着,单单在东京奥运会(包括残奥会)期间入境日本的所有人数,至少有9万3490人。东奥组委会强调,这已比一开始允许入境的18万人减少了一半。武藤敏郎则表示,整个奥运会期间,出入境日本的人数估计最少达到10万5000人。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发表评论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