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恐怖分子今日的狂热极端分子

  


20年前的9月11日,除了纽约,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也分别骑劫两架飞机,袭击位于华盛顿毗邻的维吉尼亚州阿灵顿县的五角大厦及宾夕法尼亚州的尚克斯维尔镇,造成约3,000人死亡,包括一些在飞机上或者地上建筑物里的非美国公民。

这起恐袭事件促使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以抓拿基地组织领袖奥萨马及打击为理由,带领志同道合的国家联手入侵阿富汗,击垮塔利班政权。

之后不久,小布什的政府根据伊拉克的萨达姆的极权政府非法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为理由,开辟另外一个战场,把部分资源及注意力从阿富汗转移到伊拉克。

从那一刻开始,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目标已经没有当初的方向。

小布什当时借911恐袭事件先入侵阿富汗,后入侵伊拉克,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把打击的目标定位为“邪恶”,所以有所谓的“邪恶的轴心”(axis of evil)——即伊拉克、伊朗及朝鲜。当时他打着反恐旗号,这些“邪恶轴心”当然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但却不包括阿富汗。阿富汗不是重点。

因此,持平而论,拜登按原定的最后期限8月31日从阿富汗完成撤军的作法,可能没有周详的计划而导致有些混乱,但是最终还是从阿富汗抽身而出。

美国的“反恐战争”意义为何?

另外一点,当时身为特拉华州参议员的拜登,在911发生后不久,支持小布什在阿富汗使用军事力量。但他在2009年却反对奥巴马授权在阿富汗部署更多部队(“增兵”),之后就一直坚持在阿富汗的战争应该受到限制。

还有,即使拜登不撤军,但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总统,也会做这个决定。他在2020年10月初就宣布要在同年的圣诞节前从阿富汗撤出。

美国为了反恐,在其境外导致了不知多出911恐怖袭击受害者多少倍的死亡人数——包括美国军人,这是正义与邪恶的对抗,抑或是邪恶与邪恶的对抗?或者根本就是现实政治,与正义邪恶扯不上关系?

小布什在当地时间9月11日早上在尚克斯维尔镇联合航空93号国家纪念馆致辞,把国内狂热极端份子与国外狂热极端分子视为“同一邪恶精神(foul spirit)的孩子”,与他们抗衡成为美国人的“尚需努力的义务”。

和大约20年前的用词evil虽然不同,但foul也含有“邪恶”的意思。但新的“邪恶”对象是谁?

9月11日当天,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宾夕法尼亚州,联合航空93号航班的追悼会上发表讲话。(图:美联社)

他说:“美国的团结,对我们来说看来是遥远的事。邪恶的力量似乎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横行…我们的政治很多都不加掩饰的诉诸愤怒、恐惧与憎恨。”

他谴责美国狂热的国内极端分子的“邪恶精神”、斥责极端的党派之争。

小布什在卸任后,对911空袭事件谈的非常少。但这次开口,20年的“恐怖分子”变成了“国外狂热的极端分子”;而他念兹在兹的美国同胞,有些却成为“国内狂热的极端分子”,情何以堪!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