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向亿万富豪开刀 美财富税5解答

  

为了落实本身的需要重大开销的经济与社会议程,美国总统拜登如今将向美国亿万富豪开刀。

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财富税并未明显出现在竞选宣言中,但随着美国大企业收入剧增,及富豪累积的财富节节高升之际,其推介财富税的主张日益显现。

民主党参议员如今正在起草有关从亿万富豪资产,而非他们的收入上收税的新税法,以支撑拜登主张的兆亿美元社会富利基础建设法案。

拜登在此前已保证,美国财政赤字不会因为其本身的社会基建法案而有所增加,这意味着他将向只占美国0.0005%的超级富豪征税。美联社为读者整理有关财富税的部份资讯。

1.如何征税?

本质上说,亿万富豪的财富来自于”钱生钱”,收入可能是来自股市投资。此外,部份收入还包括海滨豪宅、罕见的艺术品和古玩等奢侈品的买卖。

财富税只适用于连续3年拥有10亿美元资产或1亿美元收入的人。根据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怀登(Ron Wyden)的提案,上述标准意味着只有约700名纳税人,将面临其财富增加的额外税收。

对于股票等流动资产项目,即使亿万富翁持有资产,他们仍需缴税。他们将被征收价值增长税,并对损失进行减免。根据现行法律,只有在脱手股票时才会被征税。

此外,富豪在出售房地产和商业股权等固定资产时也将面临额外的税收。在拟议征税的第一年,富豪们还需对征税项目之前的内在收益纳税。

2.将征得多少的税款?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周日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披露,在新税制下,或将收得2000亿至2500亿美元的税务。

上述数字非常可观,但是相对于目前仍在寻求通过,于未来10年落实的两项开销达2兆美元的基建法案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这意味着仍然需要额外的征税,包括引入全球最低税和增加国税局的追税,以帮助弥补差距。

然而,对于财富税的收益目前仍有争议。

曼哈顿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史格拉杰(Allison Schrager)说,新税制无法落实,有太多的证据显示征税无法执行,目前仍欠缺征税如何进行的表述。

3.拜登选择财富税的理由?

拜登可以调高企业税及高收入群体个人税,这是他最初的主张,但他必需安抚参议院中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即西弗吉尼亚洲的曼钦(Joe Manchin)和阿利桑那州的西内玛(Kyrsten Sinema),在势均力敌的参议中,他们是关键的民主党选票。

西内玛反对调高税率,并将财富税视为另一选择。在法国经济学家托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一书出版后,这一想法得获得欢迎。

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将2%的财富税,视为为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的标志性政策,同为候选人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则提出了本身版本的财富税。

拜登由始至终未加入征财富税行列,但他曾以会向富有阶级征更多税做为竞选的主要承诺,强调年入40万美元者不会成为税收目标。

4.亿万富豪真的富可敌国?

实情的确如此。目前出现两种争议,一种主张让富豪们继续持有自己的财富,继而投资新产业推动经济,另一种则主张富豪将部份财富上线国库,以支撑诸如儿童托管、学前教育及环保能源福利项目,两者均显示富豪的确可成为征税目标。

根据支持征收财富税的美国公平税收政策研究,所进行贫富差距报告,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美国亿万富豪的财暴涨了70%,超过5兆美元,相当于拜登两项10年计划的开销规模。

支持征收财富税的美国人促进税收公平组织和政策研究董事克莱门特(Frank Clemente)表示,亿万富豪们没有为本身在疫情期间内收获的暴利缴过哪怕一分钱的税务,他们的支付的所得税只是本身财产的增值税,这和普通工人一样。

疫情之前美国亿万富豪人数达614名,但至今已增加至745名。新冠肺炎疫情的独特之处在于,让一些贫穷的人变得富有,但他们富起来的速度远逊于超级富豪。

美联储数据显示,包括中产阶级在内的的90%美国底层人士,争资产增加了22%。

但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收入的增加只反映在股价上涨、房价增值,及政府对于工人和企业所提供的疫情财务援助。

5.亿万富豪们有办法逃税吗?

根据过往的做法,富豪们会聘请大量的律师和会计师,来找到避税的漏洞。

ProPublica新闻平台今年初利用国税局的数据,揭露了各种避税方法。此外,潘朵拉文件最近也整理出,美国部份州属成为了富豪们的避税天堂。

ProPublica的调查显示,”股神”巴菲特支付的平均税率为19%,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支付23%,而特斯拉公司创办人马斯克缴付的税率大约为30%。

研究显示,美国劳动收入的最高税率为37%,但资本收益税为较低的20%,这有利于那些腰缠万贯的富豪。然而,较低的资本收益率被视为可以鼓励更多新投资,帮助经济增长。

数据显示,在2010年至2018年期间,美国全境400个最富有的家庭平均支付的联邦所得税率为8.2%。

美国政府认为,这么低的税率并不公平,因为中产阶级家庭往往要支付更大份额的税务。

民主党议员如今将把重点放在如何约束富豪们规避税务,这可能需要一些如 “延期缴税 “的计算方法,及其他令美国人感到混淆的技术方式。

然而,财富税的制定和执行将决定这项新税务是否获得成功,同时也许也决定了拜登的推动的社福基建大议程的命运。

相关新闻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