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管社媒非上策

立即订阅亚视新闻 YouTube,即时掌握时事发展。

与传统媒体从报章杂志到电台电视台最大的不同的是,社交媒体是个由社群自发及共享内容(文字与视频)的网络平台如网站与应用程式,没有创建内容。一般人使用社媒与亲朋戚友及各种社群保持联系。商家则使用社交媒体推销产品,追踪客户的喜好。而传统媒体本身也不得不附加这个“新媒体”以扩大读者覆盖面。

因为社交媒体基本上是完全开放的,各年龄层的公众人士可以各取所需使用社交媒体,不管是为了“社交”还是推销产品或自我推销,难免的会有人利用社交媒体作出有违社会规范与犯法的行为。

在社交媒体的大本营美国,金钱“性勒索”事件,包括性掠夺者诱骗未成年人发送露骨的照片与影像急剧增长,情况令人担忧。

看来这是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以“大型科技公司与在线儿童性剥削危机”为主题的听证会的其中一个触因,主要社媒公司高管受召出席。而面子书母公司Meta总裁扎克伯格在星期三(1月31日)作证时,被一名议员批评“你的手上沾满鲜血、你的产品正在杀人”后,并在受引导下向在场的受害者家属说:“我对你所经历的一切感到抱歉”。这具戏剧的一幕,成为媒体渲染的重点。

听众在听证会上高举着受害者照片。(图:互联网)

试探科技高管意愿 是否支持线上安全立法

但是,与以往的听证会不一样的,在这次听证会,委员会成员的兴趣看来主要不是社交媒体平台本身,而是这些科技公司高管是否会支持维护线上安全的立法。

意思是:如果你们这些科技巨头无法保护用户的安全,那我们就有责任立法来保护用户。社交媒体平台必须承担更多法律责任。

对一些美国媒体而言,这场听证会标志著美国国会议员解决家长和心理健康专家的担忧的最新尝试,他们忧心社交媒体公司更重视利润,而非确保儿童不会在平台受到伤害。

Meta总裁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图:互联网)

不过,对像扎克伯格的人士而言,建立在互联网的社交媒体是草根平台,是大众互动分享的工具,本意是要避开政治的干预,也就是政府越少干预越好。

而作为平台提供者,社交媒体可以轻松的享用用户的数据——而这些数据是用户“自愿”提供的。与所获得的便利而言,这是相对小的代价。

社媒正面作用大于副作用

整体而言,到目前为止,社交媒体的正面作用大于负面作用。儿童面临网络危险,包括性掠夺者与青少年自杀等,是社交媒体的负面作用。

所以,尽管听证会的焦点是要立法更严格管制,参议员司法委员会成员似乎了解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不同(社交媒体不创造内容),因此督促社交加强安全措施。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说,其公司的职责是确保建立有助于保护大家安全的工具。

TikTok总裁周受资也同样列席听证会。(图:互联网)

TikTok总裁周受资在作证时说:“身为三个孩子的父亲,我知道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是可怕的,是每个父母的恶梦……我打算在信任与安全领域投资不少20亿美元。仅今年一年,我们就有4万名安全专业人员致力于处理这个问题。”

社交媒体存在已经有20多年,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任何科技产品都会被滥用,社交媒体也不例外。因此,要防范用户在平台受伤害,平台提供者本身当然有责任不断改进加强网络安全措施,但是因为社交媒体具有让用户更多互动的自由的特征与优势,使用者自我警惕,有必要的话还需要提升自我保护的知识。不管是那个国家,立法更严格管制平台本身而不是犯法者,是下下之策。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新闻:

章龙炎

章龙炎是大马新闻资讯学院(AKIT)研究员。主要研究兴趣:马来西亚政治、政治文化、海外华人和政治传播等。

你可能也喜欢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以及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