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体坛怪象:没金牌不栽培 运动员转卖保险

  

大马青年及体育部2022年预算大减,国家体育理事会(NSC)甚至解除了近200名国家选手的培训合约,部分留下选手的津贴也大减,但在野党却爆料当局大砍预算下,伙食供应预算的开销竟高达4200万令吉!

人民公正党雪兰莪州青年团团长蔡伟杰早前揭露,如果按照原有计划聘请国家运动员,青体部需要花费4000万令吉。而这笔首次出现在青体部预算案内的伙食拨款,很明显已经错用了开销。

预算究竟是否使用恰当,争执不休,但很肯定的是,在预算不足下,目前许多大马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大受影响,陷入了“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怪圈现象。

《当今大马》报道,国家柔道队选手张伟富便是大马畸形体育发展制度下的受害者。张伟富在5年前的吉隆坡东运会上为大马摘下银牌,但这枚奖牌却无法获得重视,张伟富的金牌之路看似只有一步之遥,却因为这一步没有成功,而变相被逼“断送”了运动的职业生涯。

据了解,柔道在大马属于冷门竞技运动项目,长期不受关注与栽培,加上大马柔道国家队许久未夺得金牌,更是被当局忽略。

夺金只差一步 多年耿耿于怀

张伟富告诉《当今大马》,每当想到5年前的东运会,他便会全身颤抖,自责为何会输掉关键赛事,让国家柔道队更难争取训练经费,更导致他与队友此后无法拿到政府的援助。他们不仅训练场地都成问题,在训练过程中肌肉拉伤也无法像其他国家运动选手一样,获得理疗师的治疗及按摩,只能冰敷自救。

张伟富在5年前的吉隆坡东运会上为大马摘下银牌。(图:互联网)

卖保险也要参赛

尽管无法获得国家的资助,但张伟富并没有放弃梦想,靠着自己的积蓄和自找赞助,继续精进自己。不过在这样奔波的训练生活下,张伟富在隔届的2019年东运会再次落败,不仅与金牌无缘,更进不了半决赛……

如今的他正在备战今年5月的越南东运会,不过少了援助的张伟富只能一边训练备赛,一边兼职卖保险,还要兼任柔道教练才能维持生计。

张伟富表示,尽管他们是以“国手”身份出战体育赛事,但因柔道队不受国家重视和栽培,而未曾与国家体育理事会签署长期的培训计划,这意味着他们的地位与资源不同于其他运动员。除了无法获得每月津贴,他们也没有经费出国受训,受伤时也无法向国家队的物理治疗师求助。

“长时间来说很难维持。受伤了也无法找治疗师,要自己想办法,自己在家里放冰,可怜啊!”

另外,基于没有营养师的照料,张伟富连进食都要格外小心。倘若没有遵照严格的饮食管理要求,他很有可能因为体重超重或过轻失去比赛资格。

他接着指出,没有合约的运动员没有办法踏入国家体育馆,也无法租借该场地集训和使用健身器材,因此他们只能靠人脉想办法借场地。

“我们几个‘国手’就自己在外面练习……有时候甚至练习场地都没有,需要自己去找,例如恰好有成员和一个私人俱乐部的教练关系很好,我们就向他借场地。”

张伟富不仅兼任保险员,还曾当过健身教练来维持生计。(图:E House Theatre And Production面子书)

不被续约的运动员该何去何从?

在大马体坛,类似张伟富的故事早已在圈内司空见惯。随着大马青体部今年大减预算,恐怕像张伟富一样黯然退役的故事会越来越多。一名体理会官员告诉《当今大马》,至少有146名健全运动员和32名身障运动员已不获续约,也有至少120名后备队员被“解雇”。

目前已获知不被续约消息的大马运动员包括世界跳水冠军张俊虹、壁球女将刘薇雯、曾摘下东运会银牌的短跑选手再妲杜等人。

报道指,曾在2017年东运会夺得100米和200米银牌的再妲杜表示,她上个月接获解雇消息时也“吓了一跳”。尽管她享有大马国防部的津贴,也打算动用存款,且预计财务状况的影响不大,但她担心此后她将无法再使用国家体育馆的健身设备与按摩治疗。

体理会周一(10日)宣布。近期不受续约培训计划的运动员依然能够使用体理会与国家体育研究院(ISN)提供的设备。虽然体理会目前尚未公布详情,但这项消息使再妲杜暂感宽慰。

不过,体理会上述宣布并没有解决运动员的其他难题。

再妲杜举例,解约后她将无法获得经费参与国际赛事,意味着她只能通过国内赛事争取荣誉。

大马跳水女将张俊虹也是近期不被续约的其中一位运动员,在得知不被续约后,张俊虹宣布退役。(图:张俊虹面子书)

续约运动员津贴剧减至800令吉

虽然有的运动员获得续约,但他们也面临津贴剧减的困境。大马跨栏名将雷扎姆(Rayzam Shah Wan Sofian)就直呼津贴太少,“还不如到麦当劳工作”。

大马链球男女国手黄秀捷(左)和王秀美认为体理会“单方面砍津贴”的行为,非常不尊重运动员。 (图:互联网)

链球男女国手黄秀捷和王秀美也一样,在新合约生效前一周才被告知津贴被砍,就连合约期限也被缩短至半年。因此这两位金牌得主对于体理会“单方面削津”的行为感到愤怒,更有不被尊重的感觉。

黄秀捷受访时坦言,如今津贴只剩下800令吉,让他们深感低落,因为他们认为自身的付出不只值800令吉。

“我们当运动员也不是为了发财,是希望对国家有贡献,但是800令吉实在不符合我们的付出。”

身为大马国家纪录保持人的黄秀捷更反问,政府机构聘请诸多顾问不会比聘请运动员更花钱吗?

王秀美则表示,这个消息让她顿时失去继续训练的动力。

“津贴2000令吉已经没有很多了,但我们要每天练习,现在津贴减到800令吉,还要要求我们赢奖牌回来,我认为对我们不公平。”

相关新闻:

+1
0
+1
0
+1
0
+1
1
+1
0
+1
0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