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民主自由人权未必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专栏

  

美国政府——不管是民主党或者共和党政府,以人权自由平等来对其他国家,俨然是道德警察与法官,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美国把这样的姿态贯彻到对外政策,美其名是推销美国念兹在兹的“普世价值”,实际上是以国家利益为尚。

美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崛起成为超级大国后,即便在某些方面的确是发挥了”替天行道“的作用,但往往犯上只问过程不问结果的毛病。冷战时期在亚洲越南、南美洲、非洲及中东国家的作为,并没办法把美国的”普世价值观”移植到这些国家地区,相反的却扶植了多个集权政府,民主自由平等等普世价值变成不那么普世了!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美国在1970年代涉及扶持军人皮诺切特推翻智利的民选政府,根本原因是因为那是个左派总统阿连德的政府,导致智利民主人权大幅倒退。

在冷战结束后,美国并没有改变其“标准作业”,因为美国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不变。即便是堂皇的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美国在外的行为是否能保障其国家利益,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在外“替天行道”的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

美国自2001年911事件过后不久,以反恐战争为由进入阿富汗,打击发动911商业飞机袭击美国世贸中心、五角大厦以及白宫(因为飞机搭客干预而免受攻击)的基地组织并对付其主脑奥萨马—死活不计。在差不多十年后,奥萨马才被歼灭。

美国总统拜登在4月的时候宣布将从阿富汗撤出军队,预料在9月11日之前完全撤出。至于阿富汗局势会否因为塔利班卷土重来,阿富汗老百姓是否能够享受民主人权自由平等,美国当然不会去管。

在冷战时期美国需要阿富汗制衡苏联,奥萨马是美国眼中的其中一名自由战士(mujahideen)。但在冷战结束后,奥萨马变成了美国眼中的恐怖分子!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就变成“恶人”。

美国在911后入侵阿富汗,后来扩大到伊拉克,小布什及其幕僚一意孤行,以维护民主自由干预这两个国家。恐怖主义一夜之间成了美国最可怕可恨的敌人。然而,美国国内也有很多反对美国“多管闲事”并预料美国会踩进泥潭。

这明显的不符合美国长期的国家利益。美国为了打击恐怖分子,放松了对中国警惕。

在911事件发生后的同年12月中,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美国陷入中东的泥潭不能自拔,对中国可说是千载难逢不再韬光养晦的机会,为中国产品在美国及世界打开了更大的市场,在其他领域也有更大的开拓空间。事实上,在1990年代,中国产品已经大举“入侵”美国市场,好像沃尔玛这样的霸级连锁超市,触目所及的商品许多是made in China,为美国民众提供了许多价格非常廉宜的日常用品。因此,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印象,还是比俄罗斯、伊拉克及伊朗好得多。

与此同时,美国顾着打仗,中国在相对少美国干扰下,增强其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美国可能早在奥巴马任总统时期就意识到这样的一个事实,才提出“重返亚太”。
美国现在仍然以老一套的自由民主人权挑战中国,但是中国不是以前的中国,美国也不是以前的美国,世界更不是以前以意识形态主导的世界。

世界大多数人都希望能过更好的物质生活,美国有必要把经济与社会权利包括在它的人权定义里,因为只有公民(civil)与政治的人权,不符合世界多数希望先改善经济与社会生活的人的利益。

声明: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发表评论

Back to top button
加入会员以获取更多资讯